radeon r7:愿生者不惑——有感舟曲泥石流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农企信息网 时间:2020/02/18 21:18:13
愿生者不惑——有感舟曲泥石流(灵溪) 

人虽然是“万物之灵”,却并没有强大到可以与自然为敌。如果人与自然不能和谐相处,就会有天灾频发,这种天灾确切地说,不应该叫做“天灾”,应该叫做“人祸”,上天有好生之德,怎会降灾于人呢?当我们痛定思痛,不难发现,所有的灾祸皆源于人类自己。

就以舟曲的泥石流来说,过去的舟曲,冬无严寒,夏无酷暑,有“陇上桃花源”之称,然而在贡献了上百亿立方木材之后,舟曲就变成了我们今天在电视屏幕上看到的被荒山秃岭包围着的景象,上百亿立方木材,是个什么概念?这不是掠夺,又是什么?植被就是这样破坏的。

2008年6月18日《深圳特区报》刊发过一篇题为《泥石流滑坡频发威胁甘南重建》的报道,记者采访了 舟曲县县长迭目江腾,迭目江腾说:“我们舟曲过去为国家贡献了上百亿立方的木材,为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他表示,持续大规模的砍伐,让山体失去植 被,逐渐风化流失,经常发生泥石流。

根据中国《21世纪商业评论》报道,专家们事实上早在两年前汶川大地震后已经提出警告,舟曲必须迁址, 以免受到泥石流冲击,但由于欠缺8000万元人民币安置费而迟迟未见动作。报道指出,在地质专家眼里,舟曲这个“亚洲第一大泄流坡”的特殊地质环境,加之 高昂的治理成本,迁址是舟曲县的最优方案。但舟曲县发改委副主任张三朝认为舟曲县不同于北川,没有上层行政决策,一个县城自行迁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事实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有地质专家指出,舟曲为泥石流易爆发区,最佳的决策是居民搬迁。当地政府也曾试图以土地置换的方式,将处于危险边坡的村庄迁走,但是仅此一项,就需要数千万元的安置费用,舟曲本身无法承担。

于是舟曲终于遭遇了泥石流的冲击。想一下,这不是必然的吗,有什么奇怪的呢?

人,改造自然,其实是毁灭自己!自然天成,难道不是最美好的吗?天上有日月星辰,地上有山川河流。太阳,使万物能够生长,空气,让人们自由呼吸,土地,给人们提供食物。世世代代,人类不就是这样,在自然的怀抱里繁衍生息吗?

大地是人类之母,然而,请看当今的人是怎样对待母亲的:砍光树木,青山变荒坡,剥下母亲的衣服!掏空矿藏,大地上千 疮百孔,伤害母亲的肌肤!建大坝,拦江河,截断母亲的血脉!人,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们是在挖掘宝藏吗?不,他们是在给自己挖掘坟墓啊!人究竟是 聪明,还是愚蠢?或许过于聪明了,就成为愚蠢。

昨天是全国哀悼日,举国同悲,山河呜咽。在这样的日子里,悲伤以外的话题,包括理性在内,似乎不合时宜。让人惭愧的 是,当我看到网络上,遍布“愿逝者安息,为生者祈福”的字样,在我心中,除了悲伤,还有一个疑问,却不知去问谁:逝者,怎样才能安息?我们又如何,为生者 祈福?祈福,应该是向天地、向神佛吧,也许人们并未意识到,当他们口里喊着“人定胜天”时,他们已将自己划定为天地自然的敌人了,你让苍天怎样赐福于你 呢?这不是自欺欺人,又是什么!如果是向神佛祈福,当人们已将生命献给某某主义,无神论者又怎会向他们诽谤过并视为迷信的神佛祈福呢?福,是天赐的,当一 个人被迷住双眼,看不到近在咫尺的灾难之源,却痛骂苍天,抱怨自然时,福从何来?我承认,人很聪明,然而聪明不代表智慧,聪明与无知常常结伴而行。在无知 中犯罪,在犯罪中毁灭,这通常是聪明人的悲剧。

在我的印象中,我们的民族已经成为一个感性的民族,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中,理性有时反而会被误认为冷漠,这是一个可怕 的误会。因为恰恰是感性,使人盲目;理性,才能使人清醒。仅有悲伤,是远远不够的,仅有悲伤,是另一种麻木,是对他人、对自己生命的漠视。如果人类不知反 思,悲剧还会继续,今天的生者难保不是明天的逝者。生命是可贵的,让我们理性的思考吧,思考灾难真正的根源,思考怎样通过救赎灵魂来挽救生命,思考怎样才 能有价值、有尊严的活着,而不是在哀悼逝者的同时无奈的等待下一个哀悼日的来临。

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的观念,只有抛弃固有的观念,真理才有容身之处。当人有了真理之光的护佑,一切灾难自会绕道而行!这是生命得救的唯一途径。

当天赐洪福时,请张开你们的口袋,不要拒绝神赐平安!

醒悟吧,同胞们!天地神佛都在关注你们的一思一念!生死存亡皆在其中!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不惑,愿众生拥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