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台河煤矿招聘瓦检:一场车祸竟让我们遇到真爱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农企信息网 时间:2020/05/29 05:03:37

  一场车祸竟让我们遇到真爱

  初恋女友黏回 上海

  我很爱我的女友,但是我无法跟她结婚。

  我的婚礼大约在半年前就举行过了,那是一个极为盛大的场面,我的妻子北北是厦门人,是我在厦门大学念书时的同学。我们在上海和厦门都举行了两场隆重的仪式,几乎请了所有相识的亲朋好友。

  大四的时候,北北向我表白。其实,她的样貌和性格并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她是典型的南方人脸孔,黑黑瘦瘦的,而我喜欢上海女孩子那种白白净净水灵灵的样子。但你知道,一个人身在异乡,有时候会觉得特别孤独。北北对我殷勤又体贴,他的父母对我也很好,就当自己儿子一样照顾。没有恋爱经验的我享受着这种待遇,她也以我的女友自居。

  大学毕业后,我原本可以留在厦门一家很好的公司,但最后还是决定回上海找工作,我不想留在厦门最大的原因,就是为了离开北北,但当我告诉她我要离开时,她却表示她早就做好跟我一同回上海的准备,而且岳父母也十分支持她,他们觉得女孩儿家,将来总归跟着丈夫的。

  当时,只能说我是个不懂怎么去拒绝的小男生,看在她对我挺好的份上,我把她带回了家,我的父母都很诧异,因为我从来没告诉他们我有女友的事。北北很勤快,很体贴,又懂讨长辈欢心,我爸妈很快就喜欢上了她。

  一夜荒唐成了夫妻

  这样的关系僵持了两年,然而老天对我实在是太“厚爱”了,我跟她惟一一次“意外”,就注定了我们的婚姻。那天是公司里一个同事结婚,我被拉去当伴郎,十几桌喝下来,早已晕晕乎乎,满口胡话。

  同事在我的手机里找到了北北的电话,打电话让她接我回家。我不记得当时怎么离开饭店,也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只记得醒来时北北赤裸地躺在我的臂弯中。“这让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当时心情真是极端烦躁。我悄悄地穿好衣服回家,打开家门,居然看到爸妈笑容满面地在门口迎接我,还说了一通莫名其妙的“祝贺之词”。

  没过几天,父亲告诉我,他决定将北北住的那套房子租出去,为将来我俩结婚积点储蓄,而北北则搬到家里来,我听了差点吐血。事后,我很认真地跟父母谈过一次,表明自己的立场,但他们却都站在北北那边,说我大逆不道,跟人家女孩子都发生了关系,还想不负责任,我真是百口莫辩。

  我知道他们是很传统的,也很爱我,但这样帮着外人,两人一唱一和,实在让我感到不理解。他们一个说:“我把你养到这么大,如果你对不起人家,那就当我白养了这个儿子!”另一个说:“妈妈盼了这么久,终于盼到你可以结婚,我可以抱孙子了。”

  想了又想,决定找北北说清楚。但当我来到北北跟前,所有关于分手的希望都被她一句“我怀孕了”击得粉碎。回到家后,我回想三年来跟北北在一起的日子,当时,觉得虽然我不爱她,但感情或许可以慢慢培养。客观地说,北北这类女孩子,很贤惠很会过日子,对我和我爸妈都好,是老婆的合适人选。现在又有了我的骨肉,既然老天不愿意成全我,那我就成全我的家人吧。

  遂了父母的心愿,我和北北踏入了婚姻的殿堂。后来在蜜月旅行中,我却意外发现北北居然来了月事,我很气愤,问她为什么要撒谎说自己怀孕了,她却笑倒在床上抱拳说:“我根本没怀孕,这一切不过是你妈妈教我的伎俩罢了。”我真没想到自己的家人竟然和她一起串通,气呼呼地一个人买了飞机票回到上海。

  一场车祸竟让我们遇到真爱

  一场车祸遇到真爱

  在外面玩的圈子里,我一直以已婚男子自居。我不喜欢拈花惹草,但不反对婚姻外的男女之间的交往,还好,大家十分有默契,好聚好散。在一帮玩的朋友中,无论从外表还是工作收入,我都够得上精英级别,所以自身的优越感很强,直到认识了小楠,我一下子意识到自己彻底沦陷了。

  小楠引起我注意,是在一次“杀人”游戏中。当时我正专注地分析台面,极力保护一个“杀手”,抽到“警察”牌的小楠,指责我不尊重游戏,虽然感到很没面子,但我却被这女孩英姿飒爽的风采深深吸引。当天,就问好友要来小楠电话号码,到手后内心又十分忐忑,不敢打去邀约,只是每天都去“杀人俱乐部”,期待她会出现。

  我从来没追过女孩子,所以根本不知道从何入手,幸好有一次她急需用车,我当了一回车夫,我们的感情才得以进一步发展。

  那次,小楠第二天要去昆山出差,单位车子坏了,她便问熟人借车,我听到后马上主动把车借她,还说第二天正好没事,可以帮她开车。小楠乐得多个帮手,我们在途中聊得非常愉快,最巧的是,原来我们有很多共同爱好,比如喜欢电影、攀岩和动漫。

  从昆山回沪的路上,刚考出驾照不久的小楠手痒,想开车,我当然二话没说就自动坐到副驾驶位置上。小楠一路开得挺顺,车速也提到了160码。后来,她的电话响起来,接电话的瞬间,居然没发觉正前方的车子突然减速下来。

  待她发觉,踩刹车已经来不及了,说是迟、那是快,我将方向盘用力向自己这儿拉了一把,车子撞上了右边车道一辆集卡的大轮胎上。车子撞得一塌糊涂,幸好我们两个都没事。

  经过这次车祸,我们两个的感情突飞猛进,后来我问她,为什么突然就接受我了,她笑着说:“我把我们撞车的经过告诉同事,同事都说:“这个男的一定爱你爱得要命,否则不会潜意识做这个反应,让副驾驶前的车头和别的车子撞。”

  冷眼旁观

  痴情请看清对象

  对这是一场带有欺骗性婚姻的说法,我不能苟同。相反,我更同情文中那个痴情女子。

  大学恋爱,不能说没有感情基础。况且,人家女孩父母对你像自家儿子一样,给身在异乡的你不少家的温暖。

  当然,恋爱了,并非就一定得结婚。说好毕业就分手,对大学恋来说,再正常不过。

  这是一个全心全意爱着一个男人的痴情女人。

  因为不喜欢所以不领情,对男主人公而言,没啥可指责。当初回上海,你完全应该拒绝她同行,但是你没有,你给了她和她家人幻想的理由,他们都认为你是有意娶她的;她是以你女朋友身份走进你的家,你父母腾出房间来接纳她,说明你同样蒙骗了家人。彼时,你也没有对父母和女孩说,你不爱她;之后的“骗婚”行为,是你父母和女孩在认为你爱她而不够主动的情况下,点了一把善意的催婚火。

  你离家,你逃避,在外面游荡,一心想的只是自己的感受。而这个痴情女——你的妻子,一定还傻傻地等待着,等待着丈夫的回心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