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保财险招聘笔试真题:另类计划生育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农企信息网 时间:2019/12/16 05:43:35
       编者按:因为生不起、养不起,于是部分年轻人产生了“绝育”的念头,这就是另类的计划生育。自从实行了计划生育的政策以来,过去的人们想方设法超生、偷生,可现在变了,人们主动开始“绝育”,无疑是一个莫大的讽刺,也无疑是给这个社会一记响亮的耳光。究其原因,作者归纳为生活压力增大、养儿观念发生变化、贫富悬殊加剧、资源的不平均分配,福利制度的不健全、不均衡等,归纳准确。计划生育与另类计划生育并存无疑会加快老年化社会的进程,作者文末的一番心愿值得我们去思考。  近日,跟妻子谈论比较多的一个话题,就是再不再生育一个孩子。说句实话,我从心里是还想要一个孩子的,第一个生的是女孩,第二个如果生的是男孩,加起来不就是一个“好”字,一个女儿一个儿子正好。妻子问我,还想不想生?我反问她,你的意见呢?她告诉我说:我的父母总是在做她的工作,趁着年轻还生一个,她想听我的意见。我沉默了良久,然后斩钉截铁地说:“不生了,把女儿培养好吧。”
  20世纪70年代初以来中国政府开始大力推行计划生育,1978年以后计划生育成为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1980年9月25日中共中央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发表了《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号召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实行每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随后不久,在全国实行了严厉的计划生育政策。
  不可否认,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以来,我国的人口过快增长问题得到了有效控制,但是随着第一代独生子女成长起来,因计划生育政策导致的老年化问题以及人口红利问题越来越严重,于是,有人呼吁,放开二胎生育政策,允许每对夫妇生育二胎。
  正是基于这种背景下,有些人开始考虑是否生育第二胎的问题。当然在此之前,官员包养二奶、三奶私生二胎、三胎,富豪公然超生二胎、三胎,穷人逃避计生办偷生二胎、三胎的现象也是层出不穷的,黄宏、宋丹丹的《超生游击队》讽刺的就是这种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的穷人。过去人们超生是因为传生接代、生女不如男的封建思想作怪。而今,当政府对生育二胎的政策开始考虑时,而人们的思想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生不生已经成为了众多年轻人的问题。
  前不久,一些收入很低的年轻人在网络上发表微博或帖子,公开表态不愿生育“穷三代”,理由是“穷二代”的孩子一开始就输在了起跑线上,注定要在艰难的环境下挣扎,改变世袭贫困命运难上加难。更有一些白领也主张“丁克家庭”,过二人世界,不想被孩子拖累,也不想让孩子生活在压力过大的社会环境中。
  从躲避计划生育政策想法设法生孩子,到主动“绝育”不生育孩子,这不能不说是社会观念的一个重大变化,但是,这种变化所隐含的却是一种痛苦的悲哀和无奈。
  可以说绝大多数人,尤其是女性,都是希望自己生育孩子的,也希望有儿女绕膝,享受天伦之乐。因为孩子是自己生命的延续,是自己的希望和未来,孩子不仅可以给自己带来快乐,也能在自己孤独时,得到孩子的安慰。不想生育孩子的中国人在很多人眼里应该是“另类”的,是有些不符合中国文化的,但是,现在更多的人正在被迫成为“另类”的人,他们不是不想要孩子,而是因为贫穷,因为生活的压力,因为教育后代的责任,让他们不敢生育孩子。
  “穷二代”、城市的白领阶层为什么没有信心生育孩子?他们宁愿去忍受他人“无后”的指责,也不愿意生育孩子,让孩子过着比自己还艰难的生活。这其实反映的是“穷二代”、城市白领阶层对社会生存压力的忧虑,也是对改善生活、期待平等的呼唤。
  我们知道,在当今社会,哺育一个孩子并不容易,除了需要花费不菲的金钱外,更需要花费的是孩子成长方面的精力。孩子从生下来,到入幼儿园,到进入学校读书,再到上大学,最后进入社会,参加工作,再到孩子结婚,这二十多年中,需要父母付出极大的心血。尤其是竞争激烈的社会,孩子健康成长并成才的压力,对于父母来说是相当大的。
  在一个城市,孩子进入幼儿园,少说每月也要花费四、五百元,多则花费一、二千元,孩子稍微长大一点,一些特长学习又要花费不少,少则一门三、五千元,多则上万元,这些还不包括孩子的生活费用、看病吃药费用。孩子上中学乃至上大学都需要花费不少的金钱,据不完全统计,将一个孩子从婴儿培养成一个大学生,就目前经济水平,需要花费大约四十万元。如果让孩子上贵族学校,则花费更多。
  另外,由于社会诱惑特别多,父母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精神上的压力也很大,不但要防止孩子过早成熟、早恋,又要防止孩子学坏,为了让孩子能够有一个好的发展平台,给孩子提供最好的成长环境,父母们承担着前所未有的压力,找好的幼儿园,找好的学校,找好的老师,找好的工作,尽自己甚至家庭、家族的力量培养小孩,为的就是让孩子能够出人头地。
  可是,当我们发现光靠自己奋斗已经不足以改变命运,当我们发现穷人子女上升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小,上升的通道已经被堵死,即使读完大学,依然找不到工作,依然不能改变命运时,社会阶层日益固化,权贵的后代依然为权贵,穷人的后代依然是穷人,在这种情形下,谁还愿意生孩子呢?
  现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人口出生率都在下降,特别是本地常住人口,白领阶层都不愿意生育孩子。这也符合国际趋势,在很多发达国家,比如英国、德国、法国、日本等国,年轻人都不愿意生育孩子,当生活水平达到一定程度后,不需要政府控制,人口自然会下降。其实,这个趋势的原因是社会的生存压力太大,人们通过孩子改变命运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再加上现在养一个孩子的成本高了许多,且年轻人的观念也在发生变化,愿意自己过得轻松一些。
  从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上世纪60年代中期,中国共产党政府通过打倒地主、没收资本家财产,再加上通过集体化、公有化和上山下乡,粉碎了有钱人将优势传给下一代的传统机制——土地、资本和教育。在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恢复高考,大批穷人的孩子通过上大学改变了自己乃至家庭的命运,一些穷人通过经营,从事商业、工业、加工业等发财致富,也改变了命运。
  可是,当岁月进入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直至现在,我们发现某些机制又回来了,金钱、资本、教育甚至权力等开始出现了代代传承的趋势,社会的不平等程度迅速扩大,“机会不平等”更是成为越来越严重的现实。被媒体曝光的形形色色的“拼爹”游戏和按照领导子女标准设计的“萝卜”招聘,说穿了就是掌握权力和财富的一代,如何将权利、财富遗传给自己的子女们。
  越来越多的人不敢生育小孩,这对于计划生育来说确实是一件好事,但是当这种不生育的情形越来越严重时,那么对于国家的发展、民族的振兴决不会是一件好事,用不了多久,中国就会成为一个老年化的社会,到时就会因为缺少年轻人劳动和工作,而导致经济的滑坡,社会的发展就会是一句空话,没有孩子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
  中国并不是一个年轻人不愿意生育孩子的国家,我们也都希望能有儿女绕膝,希望能够享受天伦之乐。但愿,我们的国家和政府能够意识到年轻人不愿生育孩子背后的根本原因,化解贫富悬殊的两极分化问题,建立和健全对官员的权力约束和权力监督制度,为平民阶层及其后代提供公平的上升通道,同时降低孩子的生育成本和孩子的成长压力,再就是有必要加强对官员和富豪的道德素质教育,提高他们的公民意识。只有当所有的人对社会抱有希望的时候,人们才会自觉遵守国家的法度,也只有这样人们才会真正实行计划生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