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保车险积分商城:猪八戒网:“威客”幸存者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农企信息网 时间:2019/12/10 18:08:07

2010年11月11日淘宝“光棍节”促销当天,与全网单日突破9.36亿元的交易额和支付宝上1200多万笔成功交易纪录伴随而来的,是各大快递公司不同程度的“爆仓”现象,这也让物流仓储成为国内电子商务发展的一个重要掣肘。

那么,如果我们可以想象一种无需借助物流就能完成整个交易过程的电子商务品类,它将会有一番怎样的发展前景呢?

这并非是子虚乌有的臆想。早在2000年左右,国内外就出现过不少设计师网站,以“在线工作平台”或“创意平台”的形式,让买卖双方直接通过互联网完成“智力成果”的交易。2005年,中国科学院MBA学生刘锋将这类通过互联网把自己的智慧、能力、经验转化为实际收益的行为命名为“威客”(Witkey),到今年4月初,国内最大的威客网站猪八戒网获得由IDG投资的第二轮千万美元级别融资,这一新兴的商业模式才开始越来越清晰地显露出其脱胎于传统电子商务的特质。

从首席记者到“八戒”掌门

猪八戒网的创始人朱明跃曾是《重庆晚报》的首席记者。2004年,他只身追踪报道一起招生诈骗案,引起重庆警方注意后,成功解救出69名被骗学生。对当时的他来说,这种通过一己之力改变他人境遇的行为无疑带来了莫大的成就感。

2005年,抱着对新媒体的好奇,朱明跃以自己的外号“猪八戒”注册了zhubajie.com的域名作为个人博客地址,开始在上面发布一些文章和采访心得。但很快他就发现,在这场众所期待的“传统媒体Vs.新媒体”对决中,盈利模式和用户黏性都相对匮乏的个人博客终难成主流。与此同时,如何通过互联网将企业招人难的问题与许多散落四方、“怀才不遇”的人对接起来,也成了朱明跃新的关注焦点。

2006年初,朱明跃花500元在网上找了一个程序员将zhubajie.com改造成一个威客网站,想让企业将一些非核心的业务项目发布到上面,由网络另一端的个人用户根据自己的能力与资质认领完成,并获得相应的报酬。一开始,为了聚拢人气,朱明跃首先动员身边的朋友到猪八戒网上发布任务,甚至还常常自掏腰包作为悬赏奖金。

就这样独自兼职运营了近半年后,朱明跃判断,这一模式,无论对企业、个人还是作为第三方的网站来说,都基本可行。于是在当年9月,他便正式从《重庆晚报》离职,成立重庆猪八戒网络有限公司,开始创业。

据朱明跃回忆,在刚刚开始创业的头两年里,与老牌威客网站K68威客网以及差不多同时起步的威客中国、任务中国等网站相比,猪八戒网的成长速度并不算突出。2007年初,猪八戒网在拿到由重庆博恩科技集团董事长熊新祥投资的1000万元首轮融资时,网站上的日交易额不过一两千元而已。直到2008年春节时,朱明跃还在公司内部喊着“一天一万(交易额),解决吃饭”的口号。

那么,在之后两年多时间里,朱明跃的猪八戒网又是如何获得腾云驾雾般的速度的呢?

最大威客网站的“后发”秘诀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0年中国威客行业白皮书》中公布的数据,截至2010年11月,国内已有超过100家威客网站,注册会员超过2000万,整体交易金额超过3亿元。其中,在累计交易金额过千万的5家威客网站中,猪八戒网一家便“独食”了1.7亿元。

在朱明跃看来,猪八戒网能“后发制胜”的首要秘诀是在众多威客网站号称自己最专业、任务发布数最多或威客数量最多时,率先打出了“最诚信”威客网站的旗号。

较之于淘宝、拍拍这类以实物交易为主的电子商务网站,以智力成果为主要交易内容的威客网站首先让个人用户顾虑的就是一旦将自己的方案提交给任务发布方,就极有可能承受知识产权被侵害的风险。

一方面,任务发布方可能在事后以所收到方案均不符合要求为由取消悬赏,不花分文就拿到相当数量的方案,自行综合达到预期效果;另一方面,作为第三方中介的威客网站内部员工,也可能私下与任务发布方勾结,假扮威客提交方案后中标,并从中牟利。

为此,朱明跃从一开始就规定了如果“买方”在发布任务时注明保证选稿,且其悬赏奖金必须事先通过支付宝或其他第三方支付平台打到猪八戒网的账户上,再由猪八戒网发给最后中标的威客,其间不得退回。其次,在公司内部,他也严令禁止员工以任何形式参与具体的悬赏交易。在猪八戒网发展早期,朱明跃甚至还时不时表明自己曾是《重庆晚报》首席记者的身份,以8年媒体生涯积累的个人声誉作为网站最初的信誉背书。

同时,参照淘宝网买家卖家的信誉评分机制,猪八戒网也推出了相应的评级制度:无论是作为买方的任务发布者还是作为卖方的威客,都会根据其发布或认领的任务数量及完成质量,以不同图标获得从“猪一戒”到“猪八戒”的等级评定。在后续发布或认领任务的过程中,这一等级也将被列入卖方、买方是否认领任务或是否选用方案的参考指标之一。

今年年初,当各大新闻媒体相继报道“网络水军”横行之后,朱明跃又果断地叫停了猪八戒网的“发帖比赛”,以避免类似雇佣“网络水军”或“删帖公司”成为猪八戒网上的主流任务,损害网站作为第三方服务平台的声誉。

除此之外,朱明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透露,作为一家初创企业,猪八戒网能在近两年内获得超越同行的增长速度,也得益于投资人熊新祥重要的战略指导。

重庆博恩科技集团董事长熊新祥曾建议朱明跃,在一个新兴领域内,企业首要的战略目标应是建立“相对竞争优势”,即首先取得行业第一的地位。至于盈利模式,则可以等到整体行业规模进一步扩大之后再慢慢摸索。基于这一战略规划,朱明跃率先利用自己曾经积累的媒体资源,为推广猪八戒网而举办各类线上线下活动,并与重庆卫视等电视媒体合作,开设“创意直通车”等新的交易模式,以吸引更多新威客的加入。

“淘宝商城”还是“阿里巴巴”?

国内最早提出“威客”概念、有“威客之父”之称的刘锋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现金悬赏模式最大的弊端在于即便任务发布方承诺保证选稿,在有一位威客中标后,剩下99%的方案就相当于是一种“智力浪费”。但朱明跃却认为,对于那些落选的威客来说,尽管没有将自己的智力劳动成功地转化为收益,但对比最后中标的方案,威客们依然能够积累下一定的经验,以提升自己在下一次竞标时的竞争力。

有趣的是,近一年多来,朱明跃发现,在猪八戒网上作为“卖方”的威客正在由最初的纯个人形式向公司化形式转变。尤其是当诸如应用软件开发、网店装修推广、多媒体设计等复杂任务的数量日渐增多时,“一些先前通过猪八戒网结识的威客们就会自发地组成一个个虚拟小组,共同认领这些复杂任务,再私下分工合作。”朱明跃介绍道,“当这种情况越来越常见之后,一些虚拟小组成员也开始萌生成立公司、共同创业的想法,甚至有些还将业务范围延伸到了下游的生产制造环节。”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淘宝网上不少“淘品牌”的成长经历,但朱明跃表示,猪八戒网现阶段的主要目标仍是进一步扩大整体的交易规模和用户数量,因此并没有将这类公司级威客独立出来,深挖盈利模式的计划。

对于它们将业务范围延伸到生产制造环节所产生的后续交易金额,猪八戒网也尚未纳入统计和管理之中。取而代之的是今年年初,猪八戒网在美国成立了分公司,计划推出英文版的网站,为国内威客开拓更多来自海外市场的高悬赏金额任务。

4月初,在第二轮融资尘埃落定后,IDG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当即对外界宣布,猪八戒网“最快明年在美国上市”。但朱明跃却笑着说,“淘宝网现在做到4000亿元,不是也还没上市吗?”显然,在他的眼中,不受物流掣肘的威客网站将成为拥有更大成长空间的电商新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