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偶总动员第一季综艺:出人头地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农企信息网 时间:2019/08/20 10:00:34
踩着组织出人头地

  李耳的《道德经》是中国宝贵的文化遗产,但我很讨厌其中“老死不相往来”的观点,还有儒家的“独善其身”,都是“各家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古代白话,只会导致危急关头孤立无援。就是从功利的角度出发,“穷则独善其身”也会丧失很多机会。大部分中国人事实上奉行着这样的观点,因此在国内国外都是犯罪贩子喜欢的侵犯对象,虽然说“一个中国人是条龙,一群中国人是群虫”,但我不相信传说中的龙是小虫子变的。过去日本人在中国,单个人很和善,结成伙就很嚣张,一个班就敢扫荡一个县。事实上奉行“各家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中国人,就像笼子里的猴群,遇到危险把弱者推出来敲颅(甘肃的几百个人头案不知道怎样了)。到目前为止,血缘和制造血缘的婚姻仍然是人类最严密的组织,随着计划生育,血缘支撑点也越来越少,虽然计划生育前兄弟姐妹阋墙的屡见不鲜,但一家人能打架也比一个人孤零零好。很多时候,传销者宣传他们所推销的产品或服务对购买者也是有益的,因为“制度”约束,每层给顾客的加价有限,而中国人所谓的“朋友”,往往是专门宰熟的,即使你帮助过他。宰完以后还一副亏本的表现,“友谊”的长度在于他能宰你多久或你准备何时点破。宰熟还是帮熟,一是看实际关系的密切程度,二是看朋友的身份地位精明程度,三是看朋友对本行业的了解程度,四是看利润的来源和油水大小,但最主要的,是看个人的良心。一般说来,多数“朋友”擅长锦上添花和雪上加霜,极个别的才会雪中送炭,如果不是地位显赫,切实后盾盘根错节,官员、商人及官、商家庭出身的“朋友”最喜欢也最擅长坑熟。中国人喜欢交朋友,看重所谓的“关系”,主要是为了避免有权者的合法伤害,其次是为了非法获利,真正志同道合的非小人组合极其罕见。
  部分所谓的“哥们”,不用“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走背字的时候不躲着自己和家人就不错了。为什么无意摩擦多数结果是“不打不相识”,固然有惺惺相惜的好汉,99%以上,是因为没有利益冲突搭伙获取第三方利益。哥们是需要共患难的,“日久见人心”,“朋友新的老的都好”。所谓朋友,往往只是为获取第三方利益临时组合的联盟,所谓哥们则是保障自己权益的后盾,组织是朋友或哥们的制约机制。朋友只可共富贵,哥们必须可以共患难,有战斗力的组织必须确立共患难的机制。子贡问友,子曰:“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则止,毋自辱蔫。”现在的很多“朋友”专门靠马屁讨生活。曹植写道,“利剑不在掌,结友何需多”,毛泽东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血缘以外,不得不共进退的人们关系最密切。
  对于下层,概率公平的发达之路,不作弊的彩票是其中之一,我算了一下,29选7的福利彩票,不赔的概率(29选4)是1/23751,赚钱的概率之和更低,29选中7的概率不足千万分之一,30选7概率更小。三色球的概率高于千分之一,可以依靠数学技巧提高中奖率,所有的概率统统买上,不过多半可能亏本。从概率角度,对应消费额度的定额发票带来的好处也极其有限。下岗职工中奖不是老天爷眷顾,是因为买彩票的下岗工人太多。我一张福利彩票没买过,浪费时间精力碰概率,不如到大街上捡阔人遗失的钞票。另外,我从不认为福利彩票对残疾人的帮助作用,理论上大头给了中头彩的投机分子了,他会是谁呢?政府一方面花大力气搞福利彩票,另一方面对大街上乞讨的残疾人视而不见。很多年龄很小的残疾乞丐,残疾看上去像是人为的,谁故意伤害了他们和她们?危害远小于此事的传销,始终受到重点打击。  排除传销的危害,就组织形态而言,传销是顶级组织的雏形,一部反映传销的电视剧称刘备的成功是因为发展了关羽、张飞、诸葛亮三个好下线。常见的传销或直销组织和政党的最大区别在于,前者组织成员对金钱的追求是赤裸裸的,把下层组织成员作为榨取的主要来源,后者会尽力从组织外部获取利益补贴组织成员,直到金字塔模型膨胀到难以支撑。无论是政治传销组织还是经济传销组织,为金字塔上层人员获取利益都是组织存在的最重要目的,任何组织想要迅速成长,依靠新成员根据组织纲领自觉发展是最好的途径。从监管角度,传销以及一切面向消费者的直销都是避税逃税的温床。传销组织、宗族势力等屡遭打击,除了敛财以外,另有原因。暴力拆迁的黑社会和新疆小偷危害比传销组织大多了,从来没有像传销这样受政府关注。其实如果传销加盟费不高,不搞人身拘禁,口才不好或不善于和人交往的人为学习加盟,比大部分培训班更有帮助。听传销课是不花钱的,钱花了可能就听不到更好的传销培训了,只要挡得住花言巧语,不花钱去接受培训更好。可以仔细比较一番,合法的“直销”公司业务和合法的保险公司业务,与非法的传销业务有什么商业本质区别?中下层想提高社会经济地位,除了中头彩,要么当“陈世美”,要么进入一个能事实上真正互助的论能排辈而不是仅仅论资排辈的事实组织,除此别无他途。当陈世美是一条捷径,如果有资本有机会可以一试,不过无论古今,“赘婿”总是低下的,门当户对比与小姐私奔更符合实际。
  组织越强大,能提供的支持越多,不过组织普通成员未必是受益者,就像传销的金字塔结构,最下层参与者只能是奉献。“团结就是力量”,这里的“团结”指的不仅是人的相互关系,更重要的是组织状态。构成物质基本单位的分子原子,内部的原子核、电子(更深一步的有夸克)并不稳定,却不影响原子的致密状态。“大邦下流(这里的‘下流’是褒义词)”,一般情况下,越大的组织,鱼目混珠越严重。大组织的中层可能还不如小组织的普通成员收益高,中国“民主党派”更难进不是偶然的,如果好进入,民主党员身价也会下跌的。在大单位,如果有八杆子打得着的高层关系,提拔就容易的多,大组织内部的关系网或帮派,也是组织的一种。当上大内总管的李莲英,不知道历尽了多少苦难,才成为慈禧的心腹干将。在所有小太监里面,能当上首领太监的只有一小撮,绝大多数早就出局了,以杂役的身份苟延残喘。未出局者必须在短短几年内在数十百人中崭露头角,如果“数十百人”中有靠关系插队的竞争者,概率会更低。宫女凭着脸蛋和天生(“非处”不好混进宫,进宫后偷情的不少,收纳小妈的中国皇帝比比皆是,有贞节牌坊的娘娘一个也没有)的床上功夫,一夜跨入主子的行列有可能。随着人们思想观念的进化,淫贱的女秘书地位与日俱增。
  组织要有号召力,很多富豪行善不是本性良善,而是自保需要,行善是号召力的燃料。“马行无力皆因瘦”,很多高智商者人际关系不好是经济限制导致的,和同事“同乐”需要从牙缝里抠钱,怪他们不和大家打成一片不如怪老板不肯按劳分配。很多单位普通员工中可以找到人缘、能力都不错的中年骨干,他们没被提拔显然不是因为缺乏“团队精神”或领导视而不见,也不是因为马屁功夫不到家,而是因为他们不争,或者不懂得如何参与利益再分配。每个人都喜欢听马屁,但马屁也有等级,另外领导或老板不缺马屁精,缺的是拿得出手的成绩,因此去势的奴才最喜欢拍上级马屁。这个话题过于敏感,读者还是慢慢体验吧。  “单位”是中国人都打了多年交道的组织,企业是经济组织,政府机关是政治组织,“事业单位”介于二者之间。你加入单位,是为了什么?单位吸收你,又是为了什么?组织的各类培训,特别是企业的“感恩的心”培训,实质是什么?你从培训中究竟获得了多少有用的知识?成为组织最高层领导前,不管收入多高,都是组织的“一条狗”而已,“兔死狗烹”是正常的。权力收买人心的手段有两条,一是减少痛苦,二是制造幸福,但多数权力拥有者热衷于不断制造痛苦,把减少或转嫁部分痛苦作为施恩手段,在它们麾下,奴性愈重愈快乐。在拥有一个组织的最高决策权以前,任何组织内成员都不要奢求和组织平等对话,否则就是篡权。如果能力非常高,千万不要期望回报和实际贡献成正比。美国投资者到某企业参观,尝了职工食堂的饭菜,说吃这样的饭,就不该干活。参观了工作现场,说这样干活,就不该给饭吃。究竟是资本家榨取过狠在先还是工人态度不好在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能否按劳分配、按能力贡献分配是充分调动员工积极性的关键。但多数时候,以非现金形式体现的薪酬组成部分,会低于名义数值,跟部分国企领导喜欢给职工发实物而不是发现金有相似之处。因为革命和长期的公有制,现阶段中国的富人,多数靠亲友甚至本人权力发家,少数靠小本生意创业,更少数靠长期积累下海,极个别的通过知识、技能改变了命运。不管怎样,属于自己的生产资料是劳动成果归己的必需。个人发达的一个关键是掌握生产资料,马克思对此有精彩论述,大部分老板宁肯给有能力得中高层职员不必要的报销额度和汽车、别墅的奖励,也不愿增加有限的薪水,就是为了防止他们把现金转化为注册资金,强制拆迁给拆迁户指定地点指定价格甚至指定余盘的房产而不是现金补偿,面积小的拆迁户还得给开发商多年积蓄,也是同样道理。随着工业的进步,大部分企业已经无须通过延长劳动时间增加工作强度的手段增加剩余价值了,不过现实中,资方利用所谓的“会议”、“培训”、六天工作制等方式压缩员工余暇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其目的无非是通过限制员工自由保持人员的相对稳定,却不肯增加薪资,改善员工工作环境,巨额利润用于首脑的奢侈品消费,愈是插进的企业愈热衷于此,愈是插进的企业,员工怠工的花样愈多。据观察,大部分企业,中低层白领的有效工作时间少于2小时/工作日,可能工作标准略高,但大部分人可以磨洋工是事实。管理“专家”谴责员工混水摸鱼同时,很少有人指责老板对员工余暇的蓄意浪费,“没有任何借口”之类的洗脑风靡一时,这样的氛围中,很难诞生官商之外的全球X强企业,新老板很多是靠损公肥私或假公济私起家的。
  非上市公司的期权,个人认为是画饼充饥。在企业,除非按营业额提成,否则多数员工拿不全按规定自己应得的那份。如果不能就口头达成的提成签订律师不好钻空子的书面合同、如果提成按“纯利”计算,干得越好,能拿到的利润比例往往越低,甚至可能因为工作出色出局。离开一个组织的时候,必须从头再来。为什么有职有权有能力有贡献的民企中层干部合法收入不如做得好的小贩,一方面小贩盈利全归自己,另一方面,小贩和顾客关系比中层干部和企业关系平等的多,出现项目跟员工走的情形,往往是组织论功行赏不公。垄断企业无所事事的干部白色收入超过中小企业利润不稀奇,是源于所属组织对顾客的强势,拥有绝对权力的干部一旦脱离人民有效监督,腐败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企业是功利性过强的经济组织,虽然洗脑教育口口声声“要依靠团队的力量”,现实中真正能利用团队力量的只有股东和变心的干部,普通员工唯一能借助“团队”的是平时的薪资,薪资不高,其他好处一般是假的。企业招人根本目的是增加总体剩余价值,不是培训员工,培训只是一种增进了解、加强控制的手段。如果经过企业培训甚至“企业大学”有了实质性提高,企业教育就应该面向社会而不是内部员工,教育产业化以来办学利润丰厚,好学校利润远高于多数企业,还不用付工资,把培训作为恩惠的企业往往是新员工的陷阱。“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斗争”,其他国家也应该如此,斗争的方式可能区别很大。组织内讧是正常的,因为勾心斗角只是下属互相抢食,团结一致可能会导致老板降低“剩余价值”比重。  统治者看重的“德行”,无非是驯服的态度,有几个主子没专门提拔并庇护一批小人呢?曹操发布“唯才是举”的招贤令,“偷金盗嫂”等统统不要紧,杀孔融的罪名却是“不孝”。所谓“德才兼备”、“有才无德”标准往往不是个人品质,而是服从精神,分别表示有能力而且服从,有能力也有叛逆精神,后者“只可利用,不可重用”。很多因为“有才无德”出局的人,第三方评价往往好得惊人,不少提拔上去的家伙,内部的口碑也臭名昭著。组织欢迎的是安心多干少拿(哪怕是表面上),把光环留给领导(或上级),把过错自己承担的成员。既要马儿少吃草,吃差的马料,也要马儿多干活,再好的“千里马”除了必要的口粮以外也不能多得。戴着马笼头,忍受皮鞭时一声不吭的才是主人欢迎的好牲口,因此越是好马越难以驾驭。任何嫉贤妒能刻意压制人才的领导,都不是有德之辈,与他们相关的“德才兼备”无非是武大郎选材时候的高跷,跟自立贞节牌坊的表字没有任何本质不同。
  有人喜欢向领导学习,却不知道该学什么,学习表象只是邯郸学步。领导的性格和外在表现缤纷各异,但有一点是相通的,那就是都具备组织活动能力,领导依靠“集体”或“团队”而不仅仅是个人的力量前进。这点领悟不好,能力越强,“出局”的可能性越大。当提拔权掌握在领导而不是同事手中时,情商不至于低到和大部分人交恶就够了,不是刚踏上社会的人基本都符合。老实人、技术人员人际关系一般比较好,因为他们几乎不介入权力斗争核心。想“更上一层楼”,只要有竞争者,只要领导觉得不顺眼,人际关系恶劣是必然的。下属专业水平很高,也会为人处事,只要上级一句“缺乏团队精神”,有政治觉悟的同事会引导“团队”主动拉开距离,防止和外界沟通太密,“外人”两个字就是无形的柏林墙。同事意见往往看领导风向,只要领导一句不好的暗示,在关键时刻“群众意见”也会使拌子。有上进心也有能力人际关系不差的人,长时间实际原地踏步,实际是“情商”最差的。不能带来自身地位提升的所谓高“情商”者实际往往是傻乎乎的,少数是真正的老实人,“情商”不是精明,精明却不聪明是最招人讨厌的。所谓“情商”,很多书籍中心是如何讨好领导、同事甚至下级,肯定会越读越傻。情商是和人打交道的能力,利用人际关系少花钱多办事办好事或更短的时间把事情办好,潜规则压制显规则时期最有效,多数属于“庸俗关系学”范畴。不同阶层,好人缘更多缘由在于背景、权力、奉献,以及实际的圈子或组织,与待人接物一般没有必然联系。对于普通人,情商的实质就是不危害个人地位前提下假公济私利益交换的水平。在中国,为什么外资企业也把“关系”列入业务的首要位置,因为大部分好机会掌握在权力者手中,“拉关系”实质就是利用对方权力揩公家的油,投桃报李,产品、服务是其次,关系风不止,腐败不绝。智商是向上爬的自身基础,情商是忽悠别人向上托自己一把的能力,很多时候情商取决于个人所处的位置,官商子弟和平民子弟的助力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想出人头地,还需要胆商,胆商是向上爬的自我警戒线,如果想“会当凌绝顶”,一览众人小,野心、个人能力、人际关系处理能力缺一不可。提升个人地位,和拉升股价类似,不在于分红多少,而在于不断的利好消息传出,即使是彻头彻尾的骗局,在拆穿以前,来自趋炎附势者的好处会源源不断,设局高明,拆穿的时候也已经改变地位了。  
  2006旧作《把窗户纸捅开》一部分,2007略作修改。
  笨狼受限制的博客 http://mememevvv.blog.tianya.cn 上面文章全文网络转载一律免费,要文集在博客留言可以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