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削液净化:马兰机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农企信息网 时间:2019/09/16 00:57:32
红山居士 标签:

生活篇

文化

马兰机场

 

 

    马兰西南不远处有一片美丽的戈壁绿洲,这里树木林立,马路宽广,营房整齐,东部有一个广阔的机场,飞机跑道长达两公里多。这就是马兰机场。马兰机场是一个大型军用机场,可以起降重型轰炸机、大型运输机以及高速歼击机等各种飞机。投掷氢弹的轰—6甲是在这里起飞的,运送氢弹部件的安—26是在这里降落的,歼—6飞机和长空—1号无人驾驶飞机是从这里起飞飞向蘑菇云的。

 

 

    歼—6飞机从蘑菇云里采集样品归来,最后又降落在这个机场上。取样飞机降落后,穿戴着防护服装的飞机取样队的队员们,立即戴上防毒面具,冲上前去,有的从机翼下的取样器里拉出过滤器放在专用手推车上;有的推着手推车沿着跑道跑向机场东南角的无尘实验室;在无尘实验室里,全套防护装备的几名取样队员立即开始分剪样品,然后将一块又一块样品分别装入一个又一个铅罐里。当取样队员们在淋浴室里进行放射性洗消时,一辆专用同位素车拉着一车铅罐奔向红山的放化分析实验室。

飞机取样队在马兰机场战斗了许多日日夜夜,同时也在这里生活了许多日日夜夜。

 

 

    马兰机场靠近博斯腾湖,水源丰富,杂草茂盛,特适宜蚊子孳生。这里的大黑蚊子,成群结伙,凶猛疯狂,毒性大,十分厉害。宿舍里,要是不挂蚊帐,一定叮得你体无完肤,无法入眠。当你打开蚊帐上床的瞬间,一些蚊子乘机钻了进去,等着喝你的新鲜血液了。所以呀,上床后的第一件事那就是关起蚊帐打蚊子。上茅房时,手里得拿一把草不断驱赶蚊子,不然的话屁股上就被叮得满处包。有一天晚上看露天电影,我的脚面子上就被蚊子咬了好几个包,奇痒难忍,便不断用手指挠痒痒,挠破了包,挠出了水,只好上紫药水。

 

 

    六十年代,飞机取样队在地勤灶搭伙,地勤灶伙食搞得好,大家都很满意。可是好景不长,由于飞机取样队人多,加重了地勤灶的负担,场站建议研究所自己开伙。七十年代执行任务时,所里派了一个小炊事班为飞机取样队做饭。起初还可以,由于管理混乱,漏洞大,后来就一次不如一次,大家意见很多。后来执行任务时,飞机取样队决定自己办伙食,所里只需派两名炊事员(一人管面案,一人掌勺)协助就可以,其他事物由取样队自己管。取样队指定办事认真负责、做事精细的小李当专职管理员,其他队员轮流帮厨。这样一来,不但伙食搞好了,大家满意了,最后还有节余。改革获得了成功,皆大欢喜。

 

 

    1985年大气层核试验结束之后,马兰机场飞机取样队的实验室关闭了,但是,马兰机场没有关闭,飞机还在“嗡嗡”地飞,蚊子还在“嗡嗡”地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