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削液过滤再生机:网友拜见阿弥陀佛(十号路人)语录补充整理(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农企信息网 时间:2019/09/23 01:01:21
(2011-06-20 11:39:41)转载 标签:

集安

赵云清

地藏经

沈阳北站

杂谈

分类: 阿弥陀佛--十号路人
作者:一缕禅 回复日期:2010-07-22 02:23:59 
回复
  观帖至今及集安之行(1)
  对于集安之行,虽然本心而言还是想给众多网友一个参考,但一直介于一种欲说还休的状态,或许太懒,也或许觉得没什么可说,再或许是因为这毕竟是个人的实证之行,不太想拿出来晒吧。
  今天,就算是强迫自己写一写自己接触本帖至集安之行的经历,权当给网友们一个参考。
  做为生于70年代的人,自小接受的便是唯物主义教育,对于世间偶尔闻及的鬼神怪异之事,虽知无法解释,却也并不多想,只言自己乃坚定的无神论者。
  在东北生活的时间比较长,工作后闻及的出马仙、跳大神之事较多,多来源于同事所讲,而且所讲之事皆为所在地不远之处,也是同事自己亲见,自觉并非虚言。只是自己从未亲眼所见,自然一听而过,将信将疑。此疑并非全否,只是未曾亲见;此信也非全信,而视其为“未认知”。
  后来,一件亲身经历之事使自己更深入地感觉到“这个世界或许有某些领域是我们尚未理解的”。
  大概6、7年前,一位初中同学,也是好友,因酒后走路跌倒而去。守灵当天傍晚,其妹夫在灵堂附近突然跌倒昏迷,众人将其抬入房中置于炕上,稍后即以我逝去之同学口气讲话,对来送行之同学、好友、亲朋表示感谢,望家人好生照顾众人。说完后一会儿,昏迷之妹夫幽然醒来,茫然不知发生之事。
  之前对此等事情时有耳闻,所以并不惊讶,只是这是亲眼所见,自然对曾有的世界观有所撼动,更加感觉到人类所谓的唯物主义之局限性。

作者:一缕禅 回复日期:2010-07-22 02:28:15 
回复
  观帖至今及集安之行(2)
  自己亲身经历是在几年前,因夫妻在外奔波,家中房屋借于朋友居住。后回家发展,朋友迁出,但其供奉之观世音菩萨尊像因等待吉日请至朋友的新居,故仍然供奉于我家。我自己独居一室,床头紧挨写字台,观世音菩萨尊像即位于写字台紧挨床头的一角上,也就是说,我睡觉时头与观世音菩萨尊像只有几十厘米之距。
  本人一直对佛、菩萨之像心存敬畏,这种敬畏是一种莫名地、发自心底的感觉。又因自己从未供奉佛、菩萨之尊像,突然与菩萨之像如此相近,每每看到或想起就觉得那是一个有生命或者说有灵性的生灵,一直在注视着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某晚,沉睡中醒来,潜意识突然想到头顶的菩萨尊像,直感一股力量自头顶灌入体内,一阵激灵之感遍于全身。此后,经常会在睡梦中似醒非醒间,意识清醒的状态下全身无法支配,那种状态下,只有意识是清醒的,但意识却无法支配身体的任何部分进行任何的动作,东北人称这种情况是“睡yǐng着了”。尤其在我睡前躺在床上全身放松,意念自己的身体融于空气之中,寻求一种气功所称的“忘我”或“无我”之感入睡后,很容易出现这种情况,以至于很长时间不敢再尝试睡前放松。曾一度怪于朋友供奉之菩萨像,称是“菩萨吓着俺了”。呵呵,如此不敬,菩萨勿怪。后来有朋友告诉,菩萨只会保佑人,不会害人!我心想,我知道菩萨只会保佑人,可谁让俺自己害怕呐。其实此怕非彼怕,还是敬畏之心。此情况后来曾问过楼主,楼主回答是“佛加持”,看来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进入此帖前曾在天津租住的房间发生过两件事,一是后来问过楼主的“某晚睡中醒来见一黑影压住我双手向我压下来”,至今想起那情景仍心有余悸,虽然后来楼主回答是他加持于我。(集安之行也与楼主聊及此事,楼主笑说不同的对象可能会有不同的加持方式,有些确实会让被加持者受到惊吓)
  另一件事是某天傍晚坐在沙发上泡了杯菊花茶,身体与茶杯相距不到一米,突然闻到香气,但却感觉不似菊花茶之香,疑惑之下凑近茶杯细闻,香气的味道即变,闻到的是菊花之香;再坐回原位,又闻到原香气,当时意识到是檀香,遍寻之下,发觉似是由手指尖发出。稍项,香味消失。进入此帖后看到楼主提到檀香之事,或许可做此解释。
  记忆不是太清,似乎是在此两件异事发生前在某股友博客看到有人提及十号路人回答缠中说禅之事,当时并未在意。之后某日突然好奇人起,想搜索一下“十号路人”,随及进入此帖。
作者:一缕禅 回复日期:2010-07-22 02:33:03 
回复
  观帖至今及集安之行(3)
  初进此帖,完全是一种猎奇之心,不过我一般不会轻易对某事物进行直接否定,而是慢慢在接触中感受其真假,没有确凿证据不会轻易用“真”与“假”,或“对”与“错”贸然下结论。再有就是,自己从未接触佛法,也难以由佛法、佛理角度对楼主之言行进行对照,判别其正确与否,是佛是魔。
  所述至此,涉及此帖及楼主,我不愿在此呈口舌之争,这或许也是我一直未写集安之行的原因之一,也是一直只看帖少说话的原因之一(当然,在此我仍然再次对在帖中曾有的过激之言真诚道歉,这也是我由楼主及本帖中之所得)。观此帖,我只以本心观之感之;今日之言,也只以客观描述为主,是自己之感受,对本帖支持者也好反对者也好,也请对我之言客观以待,以心而观。
  对于本帖,最初抱以“奇”感,由奇而引,追而观之。进之,反观自己曾有过之世界观、宇宙观,颇为狭隘。也感觉到人类“科学”之局限。我认为,“科学”只是一个词汇,科学可以包含所有的真实之认知,只是我们现在的“科学”还局限于一个小之又小的范围之内,也就存在太多的缺失和错误,就象古人曾认为地球是宇宙之中心,那时这就是“科学”,是被人类认知所局限的科学。而今,我们知道地球并不是宇宙的中心,这是现在的科学,这是对古代科学结论的一种推翻,也是对古代科学的一种拓展。同样,我们现在的科学也会被不断增加的认知所推翻和拓展。从这个角度而言,我们现在所无法理解和解释的现象,包括俗称的鬼神之说、灵魂之说以及佛、道,与“科学”一词并不相悖,一旦人类能够共同认知到,就是对“科学”的进一步拓展而已。这是我由一个无神论者走过来进行的思考,当然,此“神”非怪力乱神之“神”,楼主也曾说他也是“无神论者”。
 

作者:一缕禅 回复日期:2010-07-22 02:34:11 
回复
  观帖至今及集安之行(4)
  进入此帖是在楼主“布雨”之后,布雨之事也成了很多人心中的最大bug。我从帖中看到此事,也看到众多网友的质疑,但一直未曾参与任何言说。今天在此我说出自己当时的想法,还是那句话,客观表述自己的想法。
  在布雨之事发生后,我看到这部分内容,想起了在此之前某日看到的新闻,是说旱区某城市,晴空万里,突然无来由地下起了雨,但时间很短。雨过之后,又是艳阳高照,晴空万里,新闻里都说这雨来得莫名其妙。
  看帖数月,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宇宙观、人生观有很大的转变。曾隐约生出拜访楼主之意,但一想工作在身,时间不允,也就未做深入打算。
  小女在京就学,因爱女之私心,不想其在2012有所不幸,于是在其短假回东北看望家人之时电话告知她能上网时告诉我,以便将本帖网址传与她,希望她与同学能够进帖观看,以结善缘。但由于各种原因,未能如愿。
  后小女回京上学,因胃不适,来津就医,我与她谈及此帖及佛,以及我思想之变化,本以为她会难以突然之间接受这些。但出乎意料,小女似乎对佛说小有接触,并能够完全接受,而且自言对佛像颇感亲切。连续两晚,父女二人谈心很晚,女儿谈及自己在校做为班长因管理班务与同学之间的矛盾,谈及自己为大家服务却受到的委屈,谈及自己这次回来也是要与我倾诉,询问应该如何处理与同学曾有的矛盾。说到动情之处,不免眼含泪光。小女自幼在爷爷奶奶身边生活,几乎未在父母身边享受其乐融融之感,这是我之憾,她之苦,但也造就了她的坚强。虽然我知一个十五、六岁就独自在外住校生活的小女孩是如何不易,但还是告诉她,善待别人是最好的与人相处之道,做为一个学生,要与同学和善相处;做为一个班长,就要“忍别人所不能忍”,同学不明而发火,你要忍,对方火气消了,你再去和她沟通。实际上,我知道她能够尽力去做,她比老爸强,我虽然如此讲与她,我自己却未必能够做到,惭愧!
 

作者:一缕禅 回复日期:2010-07-22 02:35:51 
回复
  观帖至今及集安之行(5)
  小女返校后,我时常会电话告知“路人师傅发帖子了”,并把内容大致说给她,每每她都是很期待的样子。
  小女曾打算暑假期间与同学出外打工历练,也征得了我的同意。但临近学期结束,她突然嗓子发炎(小女从小如此,小有感冒即嗓子发炎,而且较为严重),老师带其去医院输液,检查身体时发现她有贫血症状,颇感心痛,于是告知不可出外打工,放假返津!
  而此时,由于涉密资质被收回等原因,公司将我们部门进行裁撤,突然之间,我失业了。时间的充裕、实证的想法、为女祈福,这一切,促成了我们的集安之行。
  女儿放假前,我电话告知,等她放假后带她去拜访路人师傅,女儿欢呼雀跃,欣喜不已。
  6月下旬,短信与代言人治勇联系,告知他我的名字以及在天涯的ID,说准备7月上旬与小女一起去拜访路人师傅,问是否方便。治勇回复:可以。
 
作者:一缕禅 回复日期:2010-07-22 09:38:05 
回复
  昨晚三点多入睡,本以为今天会睡到中午去,没想到比平时早起了十几分钟。
  昨晚比较精神,写东西一旦上手就放得开,睡醒一觉就犯懒,不过我会写完的,只是朋友们容些时间。另外,大家不要对后面的集安之行的内容抱太多期待,因为集安之行我本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问题要请教楼主,所以谈不上精彩之处,写出来就算是我自己的一个心理历程吧。不过对我与小女而言,集安之行一定是收获颇丰的。
  
  knavey朋友,谢谢你,真的很感谢。不过你别吓我,经文中莫出现“一缕禅”的字样,真的。
作者:一缕禅 回复日期:2010-07-22 14:04:48 
回复
  先发一部分上来,写到现在也还未涉及到见楼主,似乎本文的重点已经不是见楼主,而是之间的过程,每时每刻都有值得我们感悟的东西。
  
  观帖至今及集安之行(6)
  
  于是,查车次,定路线,到住处附近的车票代售处询问至通化的火车票预售多少天,回答说是10天,于是并未着急购票,因为我的工作要做完6月,不想提前订票后因特殊情况影响行程。
  原定7月5、6号时出发,在此期间小女在家时而看看我保存的楼主所发的帖子,某日我下班回家后她告诉我:“老爸,昨晚下半夜我睡醒,整个房间都是檀香味。”
  6月26日我办理完所有的离职手续,正式离职。小女在家百无聊赖,于是劝我6月30日起程,我想也可以,6月30日起程,到集安时也就7月了,仍然在与治勇联系时所定的“7月上旬”,于是于6月27日去购买车票。
  不巧,代售处的售票机故障,说要到第二天才会好。等到第二天再去,还是故障依旧,于是晚上去车站购票。跟着长长的队伍,终于排到了窗口,30号去通化的车只有站票了,于是询问7月1号,被告知:站票;再问2日,仍被告知:站票。于是我请求售票的小伙子:“那就麻烦你帮我看看最早哪天有票。”小伙子说:“你得说日期我才能帮你看。”也就是说,我得报“3号”,如果没票,我就得再报“4号”。。。一直报到他发现哪天有票或者报到满预售期仍无票“我独自离开”(借用于非诚勿扰)。没办法,我当时确是动了嗔念的,怪小伙子服务态度有所欠缺。
  当天没有买到票,只好回家重新查路线改行程。最后确定经沈阳北转汽车去集安,用一张纸列出了十来趟由天津至沈阳北的车次,按时间接续排序,希望可以在沈阳少呆些时间。当然,最低的要求,只要有票,哪个车次都行!
  转天再去代售处,发现正在正常售票。向售票员问了几个车次,居然到7月9号才有票,咬牙说“9号就9号吧”,话音刚落,被告知“9号也没有了”,刚升起的那么一丝丝打了很大折扣的满足感也被浇没了。
  幸运的是,售票员意外地给了一个惊喜:“2号有票”,不过这个车次早上3点多到沈阳北,去集安最早的汽车还不太清楚是几点发车,预想最早也得7点多吧,可能在沈阳呆得时间要多些,这段时间不太好过,因为不值得住店,又无处可呆。但不管怎样,总算有票,而且是卧铺,且该车次不是空调车,卧铺还不贵。
  行程敲定,给治勇短信,告知沈阳北转车乘汽车去集安,离津后第二天能到达。治勇回复说如果到沈阳北没有直达集安的车可以转车去通化,然后再转至集安,并说天津有到通化的火车。我回复说买不到通化的票,并说从沈阳出发后第一时间与他联系,告知行程。
  7月2日下午出发,登上开往沈阳北的列车。除了一些食品、换洗衣服,还带了一本《金刚经说什么》,这本书买了后虽然有时翻看一下,但一直无法提起兴趣来,这次带着,权当坐车无聊时强迫阅读一下。
作者:一缕禅 回复日期:2010-07-22 14:07:37 
回复
   观帖至今及集安之行(7)
  
  坐车是无聊的,由于是上铺,女儿说有些害怕,怕睡着了掉下来。我也不觉得累,就一直坐在过道的小椅上看书,也照看她一下。晚上车厢内熄灯,就坐在那儿吹风,静静地看着远方城市的灯光,或者隐隐约约的田野,那时的心,如此的平静,似有想,又似无想…
  直到下半夜才爬到上铺上小眯一会儿。
  下半夜三点多,我们站在了沈阳北站的广场上,因为夜间车站要凭票进入,我们无权进去,只好铺本杂志坐在广场的栅栏边,捧着《金刚经说什么》,时而看看高处的大钟、看看广场上或坐或卧、甚或睡得香甜的人、以及早起为广场打扫卫生的清洁工人。经过一晚的沈阳北站广场,很脏,很多人不注意,随手扔垃圾,还有很多人,或坐或卧垫过的报纸,起身时不随身带走或扔进垃圾箱,任由它们散落于广场之上,感觉清洁工人很不容易。
  突然一阵女人的叫骂声传过来,回首看去,是女清洁工在骂一位躲在小亭后小解的男士。沈阳北站广场应该附近应该没有公厕,候车室无票不得入内,苦了内急之人。只有明白人才知道去某“XX原”饭店内二楼方便,这地方我也是后来问了沈阳北站车票代售处的人好不容易找到的。饭店的名字记不清了,大概是有个“原”字。
  女清洁工似乎与常人不太合拍,按似乎经常在沈阳北站活动的人讲,“精神不好”,动辙骂人。不过我觉得,她只在别人惹到她时她才会骂人。前面小解的男士,被骂后还与之对骂,不应该;在广场上休息的人,不注意保持卫生,给清洁工人增加了工作量,清洁工人天未亮就来打扫卫生本已不易,还拒不移动位置以便于清洁工人工作,不应该。何况我看到,女清洁工挺客气的,每打扫至一处有人占据的地方时,就会客气地说“您先到那边刚打开过的干净地方,我这儿马上就打扫好,您再回来”。让人不解的是,有的人却仍然嫌人家“碍事”,甚至骂人家,其实不知道是自己碍人家的事,这也就使得广场上时而传出女清洁工作叫骂声。女儿听她叫骂,感觉生气,我对她说:“虽然她骂人不好,但别人不惹她,她不骂。细想,她也不容易。”
  
作者:一缕禅 回复日期:2010-07-22 14:10:22 
回复
  观帖至今及集安之行(8)
  
  在广场坐到近6点,我出去找汽车站,因大概9年前在沈阳北站附近参加过一个多月的日语培训,乘坐过虎跃快客,多少还有点大致的印象,汽车站离北站很近。但由于忘记模糊,又不放心将女儿独自置于车站广场,于是未果而返。
  过了一会儿,女儿自告奋勇去探路,少顷即回,颇为得意:“那边就卖去通化的汽车票!”我说,咱们直接去集安,不转通化。一直过去询问,一男士告知:去集安9点发车,4个小时到达,票价120元。我感觉用时上有些糊涂,因为到通化也应该大概需要这么长时间,再到集安,应该用时更长。不过想到人家是“坐地户”,应该比咱了解,也就不再多想,倒时挺高兴能早到些。
  240元买了两张票,继续回广场的“根据地”守候。7点多,女儿说饿了,于是进了北站广场一家卖馄饨包子的小亭,要了两碗馄饨,一小屉包子,虽然知道车站附近的东西难合口味且贵,但也没想到馄饨咸得无法入口,可能也是因为一夜只睡了约1小时,身体乏累没有食欲,包子只吃了一小口便难以再尝。好在店家闻说馄饨太咸,免费上了两碗小米粥,聊作充饥。在以往,十元钱一碗的馄饨无法下咽一定会大为嗔怪,虽嘴上不说,心中也一定会为店家贯以“太黑”、“奸商”之类词汇,不过现在却只是一笑置之――都不容易。
  这时候车室已开放,于是与女儿进候车室,找个人少的侯车区,借用火车站的椅子休息,等待去集安的汽车发车的时刻。
  休息过程中,看到一个斜背着包男人,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戴着近视镜,感觉度数不小,沿着候车区内的一排排座椅一路向人们轻声念叨着什么,两手交叉于袖中做着小幅的摆动,应该可以理解成浅浅的作揖吧,原来是在讨钱。以前遇到类似情况,还多少象征性地给一点儿小钱,那时候给钱的原因似乎慈悲的成分不多,只是觉得这么多人在场,他要是总在你面前不走,自感挺尴尬;或者拒绝本身就使自己很尴尬。后来,由于越来越多地遇到类似之事,而且有时在车站会被同一个人多次讨要,遂也硬起心肠,板起面孔,挥挥手或摇摇头拒绝。
  慢慢地,不自觉间似乎开始有了一种慈悲之心,尤其在接触本帖后。曾经有段时间在上、下班的路上经常碰到上来搭讪的人,开关语总是“向你打听一下”,然后就问去塘沽在哪儿坐车?不管你怎么回答,接着就是要钱了。第一次遇到时挺好笑,也没多想,问了一句“要多少”,回答“5块”,就给了对方5块钱,当时知道这应该是一种新的要钱方式,不过也没时间多想,给了就给了。还有一次是一个人带着一个老大娘,说是大娘肚子疼,要坐车去医院却没钱,也就给了。不过后来经常在路上碰到这种以不同方式搭讪的人,很多还是壮年之人,就难免有善心被人利用之感。从此后也就不再给这类人以搭讪的机会,只要发现他们上来搭讪,未曾开口就挥手阻止,继而远去。
作者:一缕禅 回复日期:2010-07-22 14:13:02 
回复
  观帖至今及集安之行(9)
  
  前面有人曾说也可能会是佛菩萨考验,如果佛菩萨真用此法考验,我宁可让菩萨不满意。为什么?菩萨要看一个人的善心,应该是其发自内心的行善之举。如果总有善心被利用、被欺骗之感,人类无法接受。再者,面对一些显然是壮年之人,或者眼露狡狡黠之光的人,还不知道他们用你给的钱去做什么,如果做了坏事,给钱之人是不是也落得个“无明”?所以,如果真是佛菩萨考验,也希望、也一定是幻化真正能够使人发自内心感觉应该行善举之情景。
  还经常在路上看到妇女带着小女孩儿欲上来搭讪,小女孩还多穿学生装,因见得太多,也一并将其归于“职业”类中不予理睬。不过至今仍心存遗憾的是曾有一次带女儿打车去吃饭,天傍黑,下了出租车付车费时,女儿拉着我的衣服小声喊:“爸~”,顺着她的眼光看过去,路边暗处一个妇人站在那儿看着我们,一个女孩,应该是穿着学生装的小女孩手挎着妇人的胳膊,头靠在妇人的胳膊上,眼里似乎有着一种期盼…我知道女儿心善,拽我喊我是希望我能够帮帮她们,但我却拉着女儿走向了不远处的餐馆,还告诉女儿“人应该有善心,但不能滥用善心,现在这样的骗子太多了”,女儿“哦”了一声,不再说话。其实现在想起来挺后悔,觉得应该帮帮她们,哪怕她们真的是职业性的,也应该帮一下,不为别的,只因为虽然我们也有生活压力,但同是小女孩的女儿在我的带领下走向餐馆,而那个小女孩却带着期盼的眼神站在黑夜中,不管是为了什么…
  扯远了,还是回到北站的那个中年男子。我通常对这种行为是不耻的,不算年迈,无残疾之躯,为何要以此为生?于是也就想和绝大多数人一样冷眼拒之,我看到他走了两排座椅,似乎极少人理睬他,只偶尔看到有人似乎将手伸进他的背包中。但当中年男人把手从袖中拿出来时,我突然明白了,因为他――没有双手。
  由希望他不要走到我坐的这排座椅,到期望他走过来。等了几分钟,我要去卫生间,看到他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我就拿出10元钱交给女儿,女儿楞楞地看着我,我告诉她一会儿那位叔叔走过来时把钱放进他的包中,因为他没有手。
  等我回到座位后,看到中年男人已经走过了我们的座位,我知道女儿已经把钱放进了他的包中。我坐下来,女儿看着我笑了,突然说:“哎呀,我应该再给他一块钱!”我问为什么,她说:“刚才是你给的,我还没给呐。”我说,刚才的也有你的一份啊。其实即便给他100元,也只是解一时之困,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做一点点”,对每个需要的人“做一点点”,大家都为别人“做一点点”,不是吗?
作者:一缕禅 回复日期:2010-07-22 14:15:49 
回复
  观帖至今及集安之行(10)
  
  9点前到达售票处,因为被告知在此处等车。去了后被告知,去集安的车是9:30分发车,比原来说的9点晚了半小时,心想,小涮一把。一会儿有人说,走,带你们去车站,原来是要去虎跃西门。走在去虎跃西门的路人,带路人说:以后不要在火车站代售处买汽车票,他们卖得贵。我问去集安的车票正常多少钱,回答说“90”,心里一阵心痛,心想,代售收手续费可,不过一张票30元,够黑。其实不是人家黑,是咱笨。又知被涮一把。
  到了虎跃西门,被交给了去集安汽车的司乘人员,询问到集安需要多长时间,回答“6个小时”,天,早上那位师傅居然说4个小时,三涮!
  去集安的汽车应该是个体车,所以卖票不正规,车也不在虎跃客运站里,而是停在稍远处的一个道边。那天人比较多,汽车这边卖票,虎跃西门也卖票,两头卖票,造成有两个座位号卖重了。先坐了座位的和拿着此号的都是女性,可能都想占据这两个比较方便的座位,相互不让,以至于争吵、互骂起来。正骂得欢,后面的一位男士霍然站起,对拿着号却没能坐在此号位置的女人一阵痛哭,大有奋而出手之势,原来他与先坐下来的女士是一起的。乘务员小伙子一直在旁边温和劝说、赔不是,眼见事情升级,只好将拿号女士请至汽车前部就坐。事情至此已算完结,只是后面的这位男士仍然“怪”同行女士:“为啥不打她?”,“她再过来就打她!”,人,有容乃大,本来双方都退一步就没事的,搞得大骂不已。事情已过,却还嘴上不依不饶,何必呐。只是一个座位已争至如此,人类何其贪!
  汽车发出后即短信告诉治勇到达集安的大致时间,治勇回复问是否需要安排住宿,我说那就麻烦你帮着安排一下吧。
  
作者:一缕禅 回复日期:2010-07-22 14:18:04 
回复
  观帖至今及集安之行(11)
  
  由于早上车满员得早,所以9点过些,尚未到9:30分即发车了,所以下午3点多一点就平安到达了集安汽车站,下车后打电话给治勇,治勇说马上骑摩托车过来安排,问我穿什么样的衣服,我告诉他我背着一个笔记本电脑包。大概五分钟左右,一穿红色T恤的中年男子骑着摩托车过来停在身边。相互确认,微笑握手,然后治勇叫了出租车,俯身与司机说地址,同时也把车费付了。我拉着他说这怎么可以,他说没关系,也是怕司机看我们是外地人而多收费,所以先付了。
  治勇让我们今晚先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上午可以转一转,下午三点钟过来接我们去见路人师傅。我问治勇晚上有没有时间,因为想请他吃饭,顺便聊聊,不过他说晚上有事,或许是真有事,或许是托辞,但总是不便强求,只好作罢。
  我们也是住在兰花宾馆,当时是201、202,曾有人问203房间的客人是不是和我们一起的,我想起如果203的客人未退房的话,按时间算应该是正心行网友,问过服务员后才知道该房间的客人早上就退房走了。
  201、202与203的一张大床不同,是两张单人床,房价也是70元/间,如果两个男士同去,每人只要35元/宿,房间有空调、卫生间、沐浴,壁挂式电视,同时也是电脑的显示器。
  小旅馆的服务挺不错,晚上还给送了一盘点着了的蚊香,忘记问是什么牌子的了,因为这种蚊香无烟,也未闻到什么刺激的气味,早上醒来也未感觉到不适。
  下午睡了一会儿,晚上出去吃饭。在天津一直想吃朝鲜冷面,却一直未能如愿。到了集安,自然就去解解此馋了。到了一小饭店,要了两碗冷面,女儿拼了一盘凉菜,服务员力推狗肉,也就要了一盘,还要了一瓶啤酒。狗肉量比较大,因为这盘狗肉,本来想晚上再电话骚扰治勇出来烧烤的打算也放弃了,因为到睡觉时那狗肉还在肚子里未消化完。
  
  (本次写到此处,第二个手机号开通GPRS包月流量开通错误,手机流量所剩不多,离网续写)
作者:一缕禅 回复日期:2010-07-22 19:11:30 
回复
  观帖至今及集安之行(12)
  
  回到旅店问了鸭绿江的所在,老板娘(应该是老板娘)用手往市政府方向一指说,政府那儿向左拐,走过广场就是了,很近,去看看吧,挺好的。于是去江边看了看。市政府与江边之间的广场到了晚上很热闹,很多人在此散步,那儿的音乐喷泉也很好看。
  去集安临行前与女儿商量,去见路人师傅时买几箱水,因为前面看到咖啡兄说到楼主会用矿泉水招待拜访者,想到这些大都得由治勇办,治勇在各方面的花销一定不小,我们不能帮大忙,带些水也算是拜访者自己为自己准备的吧。
  怕第二天临行前买水治勇推辞不让,于是当晚先到旅馆附近的小超市看看,女儿说哇哈哈水甜,就买了一箱哇哈哈,因为是大包装,24瓶,所以只买了一箱。
  第二天早上,与女儿出去吃饭。从前一天到集安开始即感觉集安可以称得上是“花园城市”。街道很干净,在路上看到一点点垃圾类的东西都感觉很显眼,不免有拾起来扔进垃圾箱的想法和行为。马路的两侧道旁设立了很多檀色长条木椅,很干净,行人随时可以坐下来休息。
  集安人口不多,车辆也不多,感觉路上总是那么安静。虽然车辆不多,但都自觉遵守交通规则,也很少有汽车鸣笛。行人也很自觉,遇到红灯,即便是背着书包自己上学的小学生也会驻足。集安的车辆少,即便遇到本行线方向红灯,如果行人快速穿过马路,也完全没有问题,但从未发现有抢穿马路的行为,只是在放行方向无车通行,确保安全时,行人才会无视红灯穿越马路,这很人性。
  吃饭回来的路上,女儿把偶尔看到的废纸之类的垃圾拾起扔进垃圾箱。不过垃圾确实很少。
  回到旅馆上网看看帖子,躺下休息消磨消磨时间,下午还有几分钟三点时,喊女儿准备下楼。我先下楼,发现治勇已经在楼下等了。原来想治勇来时可能会打个电话,但出于礼貌还是提前下楼等他,没想到他先到了,而且未与我联系,可见他对定好的事和时间是很注意的,还好我没在楼上静等人家。
  上车时把水抱到车上,并和治勇解释了一下。治勇说那儿有水,不用买的。奇怪的是,本来天气不错,我们准备出发时即阴天,要上车时即开始下雨。冒雨上了车,也没太注意,好象雨就不怎么下了。
  去集安时并没有带相机,只带了笔记本。一是觉得如果照相,可以从治勇的相机拷出来。再就是对是否会照相也不太在意,我这人也不太喜欢保留照片。以前洗印的为数不多的儿时、工作后的照片也在整理时扔掉了,虽然没有留念,却也无牵无挂,一身轻松。上车后问治勇带没带相机,治勇说带是带了,就是不知道阿弥陀佛是不是同意照啊。这倒使我放下了。
  治勇开车,转过几个弯,在一个转角处停下来,一位女士从车后走过来,我问治勇“这是。。。”旋即明白,这应该是治勇的妻子,因为我带着女儿去拜访路人,这应该是路人的规矩,有女性前往拜访,一定会由女性陪同。
作者:一缕禅 回复日期:2010-07-22 19:12:47 
回复
  观帖至今及集安之行(13)
  
  然后继续出发,车子驶出城区。实际上集安的城区和农村应该只是由一座桥相隔,出了城区也就进入了农村。很快我们停在了一个破旧的小院门前,门前停放着一辆应该是破旧不用的马车。
  从车中抱出水,治勇去泊车,我们则跟着治勇妻子走进小院,赵云清老人站在院中笑眯眯地看着我们,隔着窗口可以看到路人师傅背向我们坐在炕边。和老人打过招呼后即走进屋中,这是东北比较典型的“对面屋”,中间是外间兼厨房。我问赵云清老人水放在哪儿,老人告诉我放在小凳上就行。我放下水,和女儿走进右侧的房间。
  路人师傅在炕边端坐,眼视前方,就象是我们眼睛看着某处沉思一般,面容很庄重、沉静。我进屋时双手合什,轻声说了句“您好”与路人师傅打了个招呼,路人师傅微转头,微笑着挥手示意我们坐到沙发上。
  原本是想见面应该先自我介绍,报上自己的名字、网名以及女儿的名字,但一是以为治勇会事先提到,二是,也是最重要的,是自己坐下来后竟然忘记了自我介绍,甚至只是傻傻地略抬头微笑地看着路人师傅,不知如何说起了。
  下面的内容在表述上会有不准确,一是时间过了些日子,有些记不清了。二是去时本没有很清晰的问题要问,所以没有目的性的记忆。三是有些是去之前的想法,在与路人师傅谈话时说得与原想会有表述上的出入,在此也只能记录大意。
  还是路人师傅打破了沉寂,问我们“此来的目的是什么,是闻佛法还是问事情,还是调理身体?”我与路人师傅说了自己曾有过拜访之念,但并不强烈,因为工作在身时间上不允许,只是随性而为,有此一想,只待时机罢。另外,也说自己此次来是有较大的私心的,就是女儿身体最近不好,想带她过来看看,与佛结缘(本来想好的是说想得到佛祖当面加持,但当时并未如此说)。还有就是恰好自己失业,时间充裕,而且本心也不知道以后何去何从。本心是想得到佛诅开示,不过当时表述起来不知道如何说,也就没有这么说,只是向佛祖说出自己的困惑而已。
  在炕的对面一角放着一张桌子,桌子正方向有一张椅子,此时赵云清老人坐在那儿。桌子侧面,挨着门口有一个凳子,治勇坐在那儿。在这期间,治勇和赵云清老人打开一瓶水,拿了两个小碗,倒了两碗水,楼主坐在炕边伸手指向两碗水,然后让我们喝。并说,喝了这水,对你们有好处,大老远来的,也会挺累的,喝了水身体会感觉好些。
作者:一缕禅 回复日期:2010-07-22 19:15:57 
回复
  观帖至今及集安之行(14)
  
  房间中苍蝇比较多,女儿把水喝掉,我只喝了一小口,水碗端在手中听楼主说话。这时楼主请赵云清老人把电扇打开,这样可以避免苍蝇落在我们身上。平时电扇应该是不开的。
  路人师傅问过我的职业,我当面告知。
  楼主看我端着水没有喝完,就告诉我“你把水喝了吧,喝了对身体好”。我随即把水喝掉。
  更多时候是路人师傅和我说一些道理,我则静听,因为实在是没有更实际的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赵云清老人从抽屉中拿出几片糖,楼主再次用手指了指,告诉我们这是前面帖子中提到过的由日本过来拜访楼主的女士带过来的。再次提到这位女士买了很多东西,还有笔记本电脑之类,但楼主说她这次来是消业之行,如果留下这些东西对这位女士不好,不但不能消业,反而会增业,所以让其把东西都带回,只是一些糖果之类,可以留下来给后来拜访者吃,也就留了下来。于是这位女士发愿行菩萨道,多做慈善事业,带着其他物品返回日本。
  楼主还提到有人担心自己发愿从小事做起,把别人丢弃的垃圾拾回垃圾箱会觉得很不好意思。楼主说这是贪,贪面子。我说,人其实真的很不容易放弃这个面子,但这个面子也是最不重要的(当时是说“其实最不值钱的也是这个面子”,比较土的说法)
  路人师傅说到,人类的身体就象一个垃圾桶,需要将其倒空,然后装入黄金。什么是垃圾?就是人的贪嗔痴慢疑,要把这些全部一点点倒空。什么是黄金?就是孝善慈宽仁,要把这些黄金再一点点装进去,这就是修行。
  帖子中有人建议楼主帮助解决漏油,我的想法是,人类所发生事故、灾难,是人类贪欲所至,自作自受自解决,佛只会告诉人类去贪,从而减少灾难。楼主也谈及此事,大意也是人类所造恶业应该由人类自己承担和解决,佛不会管。
  我说自己嗔心较重,由看帖而有所改变,心态也有所变化。但曾在帖子中说过有人“包*藏*祸*心”的过激语言,但随即帖子即被删除。楼主说,确实有人想把本帖搞掉,删帖、有恶想法之人都会有对自己不好的结果,比如身体不适等。虽然有人想把帖子封掉,但也做不到。上面有人看了帖子,不想封。下面有人想封,但临要做时即会改变主意。(原因不知是否当讲,在此略过)
  此时我才想起和楼主说我的网名叫“一缕禅”,楼主微闭双眼,很快说“你整理的地藏经很仔细啊”,我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并没做什么,因为我不懂佛经,不敢造次参与修订,只是把自己在读诵和理解地藏经的时候感觉不好理解的地方加了两个字,方便理解而已。
  楼主说常诵地藏经有好处,因为地藏经上可通天,下可入地,诵地藏经就好比人与佛、菩萨打电话进行沟通,经常沟通当然就好。(我的理解是结缘较多)
 

作者:一缕禅 回复日期:2010-07-22 19:18:56 
回复
  观帖至今及集安之行(15)
  
  楼主曾说过地藏经最好不要躺在床上读诵,我说小女在校上学,时间不便,晚上入睡前也不好自己坐在床上读,只能悄悄躺在床上读,但怕不好,也就一直没有读诵。楼主说,没关系,特殊情况特殊对待。(我理解,特殊情况特殊对待,自然条件有限,心诚则可。)
  我说我读地藏经时会读着读着就走神了,开始想一些其他的事。楼主笑着说没关系,(后面的没太记清,我理解大意是说读经时,经文会牵动业力,思想走神,这也应该是个消业的过程)
  我说我买了南怀谨老师的《金刚经说什么》,但一直看不进去,不象地藏经那样感兴趣。楼主说可能是与金刚经缘浅。(回来后,近日整理了一下《金刚经》,开始每天读诵,感觉读诵比看《金刚经说什么》有兴趣,准备读诵一段时间后再看《金刚经说什么》进行深入了解)
  楼主还说到神通,说修行不应以神通为目的,神通只是修行的副产品。
  楼主还提到“无明”这例子,说一位发愿者回去后因无明去一座庙中参拜,这座庙中人非真修行,在当地有恶名,此发愿者不去了解,贸然参拜,结果导致身体不适,后又到楼主处忏悔后方好。
  对佛法不懂确实不行,女儿曾问过我“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那比如说我记得以前和某个人关系很好,在一起很快乐,时常会想起那种快乐,这也不行吗?
  我希望自己有理想,以后会做很多事,比如说让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父亲母亲过得好,为社会多做贡献等,这也不行吗?
  我只能根据自己所想解释说,过去心不可得,我理解的意思是不是让你没有记忆,但不能贪恋于过去的快乐,因为那已经过去。其他的我也讲不清,女儿就说“我去集安时问路人师傅”。楼主则从比较深的角度讲了些,大意是说人有前世后世,每一世都象是一件衣服,过去了就要扔掉,人类有五毒,也要象衣服一样一件件扒掉,只留下自己的妙明本心。(本段记忆不清,希望不要误导大家)
 

作者:一缕禅 回复日期:2010-07-22 19:23:36 
回复
  观帖至今及集安之行(16)
  
  楼主说他住的附近都是古墓,让我们透过后窗看后院的“院墙”,我最初看到时以为是很低矮的院墙,楼主说其实不是,那是古墓。然后说了些附近村民的事,大都在帖子中提过。
  楼主说修行要从小事做起,他初到此处时也去河边捡垃圾,时间长了,有的小学生朋友也跟着他捡,熟悉了,有时还分别时相约什么时候再来一起捡。(个人理解,有时一个人的行动不单是个人的修行,也会带动别人,使这个世界越来越美好)
  楼主还讲了一个经历,说是前几年此处去逝的一个人(楼主说了名字,我忘记了),生前是个出租车司机,现在在鬼界。某日楼主在河边站立时看到这个人开着一辆车,向他微笑着开走了,楼主说他是去天上了。
  楼主还提到大势至菩萨化现小鸟之事,说赵云清老人不贪,不想要这,不想要那,这种修行反而会有神迹示现于她。楼主还说赵云清老人前不久一次度了不少鬼界众生去天上修行。楼主说他看到了,很多,说他们的身体不象是人类这样是立体的,楼主还用双手围着自己的腿比了一下说“他们的身体不象我们是圆的,而是扁的,就象相片一样。”我们都笑了。
  和楼主及赵云清老人聊及集安的环境很好,不知道是不是我们住的旅馆紧邻市政府,所以附近搞得比较好?楼主和赵云清老人说不是,集安城都是这样。我说我和女儿开玩笑,让她有钱了在集安给我买所房子。楼主笑了,说集安不错,楼子也不贵,只是菜略微贵了点,因为是边境,军人较多的缘故。
  由于之前未曾准备问题,所以很多时候我都沉默,耽误了楼主他们很多时间。楼主也说,一般不与来人说太多话,有的人来了只几分钟,主要是发愿,然后离开。中间有几次楼主见我不再说话,就提醒我如果私事可以问赵云清,而且在此之前提示来人一般都会发愿,而且大多会上菩萨道。因为我不懂发愿之事,也不知道如何进行,也担心发愿却无法行愿,不如潜心做人行善,也不是太纠结于果位之事,所以一直不说发愿。赵云清老人甚为着急,对我们说,你们好不容易来一次,不发愿是白来了吗?于是我说出了我的担心,楼主说,发愿很简单,就是行孝善慈宽仁。我说,我不知道如何发愿,但我有想过跪拜祈祷,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发愿。楼主说不急,发愿要有人在场做证,要等赵云清回来(因为这时赵云清老人去院子里了)。
作者:一缕禅 回复日期:2010-07-22 19:26:15 
回复
  观帖至今及集安之行(17)
  
  赵云清老人回来后,把沙发上的一个毛垫铺在地上,我双手合什心中三祈愿,三跪拜:
  
  愿我佛慈悲,保佑众生
  愿佛祖度世之路一帆风顺
  愿佛祖增我信心、勇气和能力多做善事,利益众生
  
  然后,楼主问:行孝善慈宽仁,你能做到吗?
  我答:能
  于是楼主起身,拿起印章在我额头印了一下,随后手掌摩我头顶,稍后挥手示意我可以坐回沙发。
  后小女也如此三跪拜发愿毕。期间,赵云清老人怕小孩不懂,特意嘱托要磕三个头。
  
  在此希望有意去集安的朋友有所准备,有问题事先整理一下,想发愿也直接说,或者问:“我现在能不能发愿?”楼主说谁都可以发愿,这么问只是为了可以使你顺畅地切入到发愿这个环节。不要向我一样呆呆地耗费了别人很多时间。
  
  有人怀疑果位之事,楼主做了个比喻,说每位真佛来时都会带一条渡世船,看到船边的人修行不错就会“提拔”一下,当然果位上升较快。
  (个人理解,打个比方,发愿好比是学生向老师保证,我考试一定拿90分,老师于是说好,现在给你90分,现在这90分是愿力所致,能不能保持住要看后行。90分可能由两部分组成,一是智慧达到了,另一个是学习态度达到了。虽然保证得90分,但智慧未必已经达到,那就要靠态度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发愿证得的果位也一样,并不意味着智慧已经达到了这个果位的程度。发愿所得果位是愿力所致,智慧不到,又不注意修行,发愿却不行愿,甚至做不当事当然果位会下降,个人理解,错误之处请指正)
  随后,告别楼主,到院中由赵云清老人解答私事和调整身体。
作者:一缕禅 回复日期:2010-07-22 19:32:14 
回复
  观帖至今及集安之行(18)
  
  到了院子里,赵云清老人是个心善之人,她拿了两个高点的凳子让我和女儿坐,她自己却坐在一个很矮小的小板凳上。这时治勇妻子坐在房门口摘着豆角,治勇则准备由院中的“洋井”中压水出来。
  这时我把随身带的包里的水拿出来,只有治勇妻子难却接了一瓶过去,但后来才知道她又放回了我的包中。
  说起这四瓶水,这是我的另一个私心。我单独准备的四瓶水,曾经想请楼主加持后带回家,一瓶给父母;一瓶给女儿的姥姥姥爷,虽然与前妻分手多年,但听到女儿说她姥爷前不久脑出血,老人也应该是八十高龄的人了吧,虽一直与前妻及其娘家无甚来往,但毕竟是老人,还是希望他们有机会得到佛祖加持。另外两瓶则是想带给两伙狐朋狗友,让他们也能够闻佛法,行正道――为官者继续刚正而行,混混儿者则重归正途。最初与女儿谈及此打算时女儿笑道:老爸你真贪!面对楼主,也确实感觉自己太贪了,也就未提此事,只道自己多诵经文,回向众生,让同为众生的他们得福罢。
  
  先向赵云清老人说了小女的身体情况,老人帮着看了看,说她胃不好,不过身体无大碍,又看了看吃的贫血药的效果,说现在所吃的药好象不太管用。建议换其他药试试。老人又说,帮着念叨念叨,会让小女的身体感觉轻松些。此时,小女说刚才在屋里喝完水就感觉身体轻快了许多,她说喝完水后立即感觉到一股气在体内窜来窜去,然后身体就很轻快了。
  小女还问自己能不能考上自己想去的学校。老人告诉她要努力。我说,这个就别问了,如果能考上,告诉你了,你天天睡大觉,也成了考不上了。老人笑着对她说,你爸说得这话对。
  我因为失业,不知道继续留在天津还是暂回辽宁,老人说还应该在天津。
  又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姻缘之事,和老人说家人、朋友、亲友都为此事操心,曾问过楼主,回答是“有难度”。我想知道是不是彻底没戏了,要是那样也彻底不考虑了。老人说,会有次机会(私事,不谈了)
  最后,告别老人离开小院准备返回城区。刚上车,又下起了雨(怪哉)。在车上和治勇说,晚上一起吃饭,治勇依然说有事。他说附近有个烧烤不错,建议我们去那儿尝尝。于是把我们送到地方后他和妻子开车离开。
  不幸的是,我们坐了一会儿,没有人理我们,于是我们离开打车回住处。天黑后在楼下的小烧烤摊吃了点东西。
  第二天早上,乘6:20的汽车返回沈阳,由沈阳回辽宁。在车上短信告诉治勇我们回去了,谢谢他们,祝他生意兴隆!治勇回复“一路顺风”。

  后面的叙述比较乱,一是记忆就不太条理,二是有些累了。本不想写的,只是想去了――回了――放下了。今天匆匆而就,混乱之处还请网友们见谅。
  
  要说我的感想,我承认我认可这一切。因为我没有找到让我有多大怀疑之处,试想一位在世间春风得意的人,有什么比在世间享受这份得意更让其追求的目的而使其放弃世间的工切走入边境小镇,在破旧的、满是蝇虫的农房中度日?什么骗局可以使一位生活无忧的八旬老人参与其中?什么可以使有自己事业的人不计报酬地奔波劳累、迎来送往拜访之人?至少目前为止,我想象不出一个合理的龌龊理由。退一万步讲,我由此帖、由他们看到了慈悲,得到了“去贪嗔痴慢疑、行孝善慈宽仁”,无失而有得,足矣。
  
  (全文完)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