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割包茎手术:为保家产儿媳欲用身体hold住公公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农企信息网 时间:2019/09/16 01:02:05

  文/黎文东   
  
  同学阿月嫁了一个有钱的人家。他家虽然是在一个小县城里,但自建了三栋五层楼的房子,还买了六套商品房。仅从这些房产来看,这的确是一个有钱的人家。但所有的这些财产都不是阿月老公的,而是阿月的公公的。
  
  阿月的公公只有阿月的老公一个儿子,那么自然而然的这些家产就都是阿月的老公了的。但是,前提条件是阿月必须得生出一个儿子,否则的话所有的这些家产在公公有生之年内将化为乌有。阿月的公公已经不知多少次的放出了狠话说:若阿月生的不是儿子而是女儿,那么他将在有生之年内败光所有的家产,一个字儿也不留给他们。
  
  这又是一个典型的重男轻女的老骨头。咱们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彻底地消除掉这些思想呢?偏偏地,阿月后来竟然生了一个女儿。公公果然兑现了他说过的话,在阿月的女儿刚降生不到一年,他便卖掉了两套商品房。而卖掉这两套房子所得的钱,公公竟然就像烧纸钱一样哗啦啦地花了出去。
  
  幸好,现在的政策放宽了,可以生二孩。阿月他们正好符合了生二胎的条件,所以为了不让公公败光家产,阿月与老公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生第二胎上。
  
  可是,生男生女真的不是你想生就可以了的,第二胎竟然又是一个女孩儿。这次真的彻底地没有希望了。
  
  在第二个女儿降生不久后,公公又开始卖房子了,他说留着将来也给外人,倒不如趁着自己现在还能动时享受享受,这样也不枉对他上半辈子辛辛苦苦赚下来的这些财产。
  
  公公拿着那些卖房子所得的钱四处游逛。其实游逛花不了这么多钱的,主要是他还拿去赌。在赌场上,再多的钱也是没用的,而阿月公公的这些钱,若对于一个真正的赌徒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阿月的婆婆曾经地阻止过公公,但是没有用,在他们家里,公公是绝对的说话权威。眼看着公公在短短几年时间便败光了三套房子,不仅是阿月急,阿月的老公及婆婆等都很着急,但就算你急得尿裤子了又能怎样呢?他说他这是花他自己的钱,谁敢阻拦,除非把他杀了。
  
  为了保住这些家产,阿月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决定亮出她的杀手锏。阿月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在生了孩子之后虽然长胖了一些,没有原来那么的苗条,但胖了之后却更有一番风韵。走在大街上,她还是有一定的回头率的。而最为关键的是,阿月的眼睛能藏着一只能吃人的小妖。据说,阿月眼睛里的那只小妖曾经吃过不少人,所以久不吃人的小妖这次却决定把公公也吃掉。
  
  阿月知道,公公的那些钱其实有不少是送给了外面的女人的。阿月就想象着把自己看做了外面的那些女人。所以阿月一直都在创造着自己与公公单独在一起的机会。其实,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要创造单独在一起的机会是很多的,不必刻意去创造。

 


  阿月故意披着朦胧的纱衣,内真空的在公公面前晃动。这其实是一个很刺眼的行为,但令阿月没有想到的是在外面花费心思在女人身上的公公却对阿月的诱惑无动于衷。甚至连她眼里的那只小妖也无法啃掉他的这根老骨头。
  
  阿月有一次在洗完澡之后故意滑落了披在身上的毛巾。那天晚上阿月的老公和几个朋友出去吃饭了,婆婆刚好去了她的娘家,家里只有阿月、公公和两个孩子在家,孩子早早地就睡着了,这是阿月使招的最好机会。
  
  其实在低能儿的人都知道,在家里你洗完澡后都要穿上衣服才出来的,除非你是二人的世界,但是阿月这晚竟然只披了一条长毛巾,就算不滑落,也是遮挡不完的。
  
  公公对阿月的这些行为感到很惊讶,他本来是坐在客厅那里很认真的看着电视的,但在阿月惊慌失措地拾起了滑落到地板上的毛巾时,他也被“吓得目瞪口呆”。可是,他只是哼哼了一下鼻子之后又看着他的电视,竟然稳坐如泰山。其实阿月真的错了,在家里,公公就是一座泰山,他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阿月后来穿上了透明的睡衣后很忐忑地也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其实她这个时候没有必要也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往时她在自个儿的卧室里看的。她的爱好跟公公的爱好并没有撞在一起,公公看的那些她根本就不喜欢看。她这时可是醉翁之意不在于电视,而在于公公。
  
  但是,公公却把电视看得很认真,把阿月当做了空气。阿月心里很不舒服。阿月并不知道,其实公公此时对她的所作所为让他虽然也产生了“想法”,但是公公有一个最基本的原则就是,即使这世界上都没有了女人,他也不会动自己的儿媳妇。
  
  真是人为踩死鸟为食亡,为了财产,阿月竟然做出了如此不齿的行为,但是要保住家产,hold住公公,靠色诱是行不通的。这也是阿月第一次投降。投降得没一点儿脸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