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割包茎手术痛吗:风与诗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农企信息网 时间:2019/09/16 21:04:04
 


风,飘逸洒脱,无拘无束。
风以行动证明存在,
以脱俗赢得敬畏,
以千古绝唱世代流芳。


风刮着酒旗,便是“水村山郭酒旗风”;
风刮落枯叶,成了“解落三秋叶”;
风拂过草原,望去“风吹草低现牛羊”;
风绕入竹林,就为“入竹万竿斜”;
风路过大江,高歌“过江千尺浪”……



  是呀,历代诗人皆爱风,
爱它“斜风细雨不须归”的平淡,
爱它“桃花依旧笑春风”的乐观,
爱它“北风吹雁雪纷纷”的凄凉,
爱它“春风送暖入屠苏”的喜悦……
 
 

于是,春有“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无双神作,
夏有“卷地风来忽吹散”的盖世名篇,
秋有“风吹一夜满关山”的万代佳句,
冬有“北风卷地白草折”的千古绝唱。
 
 

凄凉的夜色中,李煜扶着冰冷的栏杆,
望着已不再发球自己的“雕栏玉砌”,
叹道:“春花秋月何时了……”
是呀,那一句“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包含了多少哀伤!
李煜的诗,如秋风一般凄凉!
 
 

和暖的春风里,
贺知章站在长堤上,
望着柳条随春风荡漾,
吟出“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
那一句“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流露出多少欢欣!
贺知章的诗,如春风一样的活泼!
  风中有了诗,为世人瞩目;

诗中有了风,便不再那么单调。

这就是风与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