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割布料的剪刀:一百一十封信里的爱情故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农企信息网 时间:2019/09/23 00:58:11

  一个残疾的女孩,一个部队的上尉,通过十八封信的来往,双方对彼此产生了爱暮之情。他们相见了,女孩为自己的残疾而感到自卑,男孩着迷了,因为女孩的坚毅让他心动……

  他是她哥哥的战友,云南某部的现役上尉。他见她,像是见一个久违的妹妹,轻抚他的短发,俯下身与她轻言细语。她其实幻想过无数种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可是,却在那一刻,那声准备了很久的“哥哥”,没有叫出口。

  他只是在休假回家的途中,顺便来看看她,给她买了一些英美文学家的小说和诗歌类书籍。临走的时候,他对她说,来之前,我一直在排练那些想要对你讲的鼓励,我想选择一种最不伤害你的方式。可是,当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便知道,我什么都不必说。因为,我从来没见过像你一样坚强而自信的姑娘。

  他走以后,她不时玩味他说的那些话,回忆他说话的样子,便在心里,越来越不把他当哥哥看。可是,她知道,像她这样的女孩子,对于男女之爱,是不应该抱有幻想的。

  五岁的时候,穿着海军裙的她坐在六楼的窗口弹钢琴,家属院的大叔大婶便坐在大院里静静地听,为她捧场。那时候的一切,都是光鲜的。大人都说,长大以后,她不是钢琴家也会是歌唱家。五岁的她却在心里不以为然,她想,我不要那么有名,我只要做一名女军人就好。在她心中,橄榄绿远比舞台上的炫色更迷人。

  可是就在那一年,一场车祸粉碎了她的所有,她的美好,还有她的梦。车祸严重损坏了她的脊椎,五岁的她从此只能坐在轮椅里。她不再眷恋钢琴,从此跟着妈妈在家读书识字,终日与书为伴。十八岁的时候,她已经能写一些格调清雅的散文和诗歌,有时候也写洋洋洒洒几千字的小说。她总是告诫自己,如果不能有军人的体格,也一定要有军人的意志。

  他第一次写信给她,是受她哥哥之托。恰逢她哥哥被派往北京学习,便把每个月给妹妹写信的任务交给了他。他很尽责,不但在每封信里搜肠刮肚地讲些部队里的趣事,还按照她的喜好,和她讨论欧美文学。她说她喜欢雪莱,他则表示自己更喜欢西塞罗,他说西塞罗是位天才的作家。她发现他们有太多的共同话题,加之他每次都像哥哥一样,总会在信末不忘鼓励她要勇敢乐观地面对生活的种种,她便在第十八封信中对他说,等我见到你,我一定要叫你一声“哥哥”。

  后来,他在家中寄出了他们的第十九封信。他说,我一直想象,一个残疾的女孩子,定是面容憔悴,衣着凌乱。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真实的你,那么神采奕奕,发鬓整齐。其实,你比很多正常的女孩子更富有朝气。

  她回信给他说抱歉,说忘了叫他一声“哥哥”。她其实还想说,她已经记不起他的模样了,因为当他的气息萦绕在她耳畔,她便不敢再正眼看他。

  从此,他们写的信越来越短,她甚至能从他简短的字里行间,感觉他的迟疑。而她,又何尝不是呢?她期待他的信,却又为回信而苦恼。她想,即使真的喜欢上他,也一定要永远为自己守口如瓶。因为,她连陪他走一程,都做不到的。

  后来,还是她的哥哥发现了端倪。他火速写信给妹妹,没有劝她争取或者放弃,而是说,爱一个人,一定要天时地利人和才可以。哥哥告诉她,他家在四川邛崃的农村,且家中就他一个男孩,上面还有个姐姐。最后,哥哥说,如果你们在一起,无疑是给他的父母扔下了一枚炸弹。她拿着哥哥的信,浑身打了个激灵。

  于是,她给他写信,决绝地说,本来,我是有哥哥的,却因为你的出现,多了一份异性的关怀,便觉得新奇和得意。但是现在,我的生命里有了另一个他,于是又觉得疲于应付不知如何归类的你。她对他说,我们还是不要再通信了,留一些真诚,给彼此生命中更珍贵的人。

  她以为他会就此心灰意冷,从此断了与她的联系。可是,他似乎并不在乎她信里的绝情。他在之后的一封信里说:“爱情在旁人眼里,总会有许多不等式,因为他们是用完美的标准来衡量每一对爱人。可是在相爱的人看来,自己爱上的人,总是发光发亮的。我一度犹豫,因为我想和平安放生命中最重要的两种感情。现在,当我意识到我爱的人其实也爱我,更要命的是,她正因为我而备受煎熬,于是,我要责无旁贷地正视我的感情,这才无愧于作一名军人。”

  她看他的信,不是不感动的。可是,当她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中醒来,便会敏感地想起自己毫无知觉的双腿,觉得生活前所未有的狰狞。原来,面对深爱的人时,每个人都会觉得卑微,甚至失去了全部勇气。她忍不住还是回信给他,却对他的表白,避而不谈。

  后来,当他在信中向她讲述了诗人伊丽莎白·巴莱特和罗伯特.勃朗宁的故事以后,她改变了自己的态度。她因此而相信,爱情不分尊卑,无关残缺与完美,因为被爱了,所以才是最珍贵。伊丽莎白·巴莱特是文学史上一位正义而充满才情的女诗人。她在十五岁的时候因为一次意外而导致下身残疾,从此瘫痪在床长达24年。她三十九岁这年,比她小六岁的勃朗宁鼓起勇气给她写了一封信,信中大胆地向她表白:“我爱极了你的诗篇——而我也同时爱着你……”。伊丽莎白·巴莱特拒绝了他,因为她认为这样的自己无法给任何人幸福。可是,勃朗宁却锲而不舍,在双方书信往来很久后,伊丽莎白·巴莱特终于被他炽烈的爱情和陈恳的心打动,她克服了从不见生人的习惯,两人有了第一次见面。三天后,勃朗宁便给女诗人写了一封求婚信。但遭到伊丽莎白·巴莱特的回绝,她相信他爱自己,但她不可能嫁给一个比自己小的男人。尽管这样,勃朗宁依旧没有放弃,仍然给她写信,直至达到谁也离不开谁的地步。这时,奇迹发生了,因为对爱情的渴望,伊丽莎白竟能下地自由行走了。后来,虽然遭到家庭的反对,伊丽莎白·巴莱特还是义无反顾地投入勃朗宁的怀抱,两人一起远走意大利,后来还生下了一个孩子。他们之间诚挚的爱情使伊丽莎白·巴莱特的生命延续了15年,这15年中,他们一天也没有离开过彼此。

  也许是深受伊丽莎白·巴莱特和罗伯特.勃朗宁惊天动地的爱情所鼓舞,她终于鼓起勇气在他们的第九十九封信中接受了他的感情,因为她清楚地知道,他们是如此深爱着对方。可是,他们的决定,却同时遭到双方家庭的反对。她的妈妈说,我们不怕养你一辈子,却不忍心看你被婚姻生活所累,因为,你毕竟和别人不一样。而他那老实巴交的父母也在电话中动怒了,他们说,你一个相貌堂堂,获得双学位学士的军人,怎么能娶一个完全不能正常生活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