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割微创韩式包皮手术:年轻时我们还不懂得爱情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农企信息网 时间:2019/09/23 01:05:32

  我们的爱情就像春天的早晨一样,充满希望又身处于迷茫,远处的山,近处的树,还有内心的人都被那浓浓的雾气所笼罩,若隐若现。我们都能感觉到彼此的存在,但就是看不清楚对方的脸。年轻时,我们的爱情就处于这咱朦胧状态之中。

  朦胧的东西是美好的。美好得让你不忍睁开眼去看,就是睁开了眼,你也不忍细看。所以,过了近三十年,我的文笔从不涉及这方面。直到同学群开通,往事如云,扑面而来,想挡都挡不住-------

  那年的夏季,浒溪轻流,丫山静谧。高考结束后,我们的一对同学结伴去山上砍柴。

  男孩子活力四溢,双腿有力,登山如履平地,手中的柴刀不时的砍向路边的杂枝。姑娘文静而清秀,一双大眼看着前面的男孩。山风习习,姑娘伸手将耳垂边的一丝细发捋起,嘴角边露出不显觉察的笑意。

  但是,谁能想到,这竟是他们的最后“结伴”而行。

  上山后,天公作美,下起了暴雨,黄豆大的雨滴打在人的脸上生痛。机智的男孩很快找到了一个避雨的地方——一个垂直的石壁边,有一块大凹,那凹能容下一个多人。姑娘躲进了凹里,男孩的半个身子在凹里,半个身子在凹外。姑娘用手拉了拉男孩的衣角:“挤进来些。”男孩往里靠了靠,即刻又自然地往外挪了挪。因为他的鼻尖将要碰到姑娘的鼻尖了,姑娘呼出的热气直扑他的脸庞------

  他有点晕。

  同样的动作进行了几次。

  雨停了,天晴了,姑娘的脸却阴了------

  从此,他们形同路人。

  男孩同我说起此事,他告诉我:姑娘在他的心中是一尊女神,他不敢亵渎女神。

  如果说我这位同学是因为“纯”而错过了他心爱的姑娘,那么我的另一位同学却是因为“迂”而与心仪的姑娘擦肩而过。

  这也是我们一对同学,男女双方颇有好感,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终于有一天,女孩对男孩:“我的事,你知道了?------”

  “知道,我不在乎”

  女孩愕然,良久才说:“天不早了,我要回去。”

  “行,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

  从这一天起,女孩不再见男孩。

  男孩百思不得其解。好好的为什么就不理我呢?

  真相是:女孩家为女孩找了一个对象,女孩心中装着我们的男孩同学,想征求一下男同学的意见。可是,我们那位“迂”夫子同学,以为女同学是说“我们的事,你知道了,外面有说我们呢。”脱口而出,“我不在乎”。其本意是:我不在乎别人的闲言。

  阳光驱雾,天朗风清。时间的巨手终于拨开云雾。

  一切都已经过去,一切都不再神秘。

  年轻时,我们不懂爱情,爱情是什么?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理解。我觉得那脉脉含情,低头不语一定不是爱情。

  爱情是天崩地裂,是火山,是海啸;是男人像饿狼一样扑向女方并扯碎女人的衣服;是女人用手指深深掐进男人的肌肉并伏在男人肩上咬下一块带血的肉。可惜我的那两位男同学都不是饿狼,那两个女同学也不会吃人。

  懂爱情是一种幸福,不懂爱情是一种快乐。获得固然美满,错过也不是一种遗憾。

  人生的路要靠自己去走完,没有谁能陪伴你走过你的终生,包括你的父母,兄弟姐妹。作为同学,能在你人生的某个阶段或者某个瞬间,让你的心为之一跳,对于双方来说,都应该知足了。

  经过三十年的酝酿,当年的生米饭已经酿成了友谊的甘醇。细细的品——有点甜。